服貿協議簽訂以後,台灣金融業將可望直接切入中國大陸資本市場,並進一步推動人民幣離岸中心的成型,正值中國大陸結構改革之際,如果能順利在貨幣上打通關,投資中國大陸如火如荼發展的產業、經貿事業,獲利將伴隨而來。台灣金融研訓院院長鄭貞茂表示,製造業發展上,20年前我們錯過一次,如今一定要支持服貿協議通過,現在是最好「時機」,下一個20年台灣不能再錯過。

台灣從去年發展人民幣業務至今年1月,存款餘額已超過2,000億元,不到1年的時間增加神速,但僅限於誘人的高定存利率,儘管台灣發行許多人民幣計價商品,但近9成投資在香港,香港從中賺走大筆錢財,而台灣卻無法直接進入中國大陸市場。

鄭貞茂指出,台灣在資本市場經營的細緻程度領先中國大陸,走向海外市場其實不需要擔心「錢進大陸債留台灣」的問題。鄭貞茂舉例,俄烏危機發生,金管會很快就公布國內金融業分別在烏克蘭與俄羅斯的曝險部位,這就是因為台灣金融業可以掌握,如果服貿協議沒有過關,反而使得資產管理公司透過第三地進入,及地下金融的興盛,台灣主管機關才會真的無法掌握金流。

文化大學財務金融系教授婁天威也表示,服務貿易協議其實兩岸互蒙其利,甚至台灣實質的獲利空間超過中國大陸所獲得的。

婁天威指出,根據統計,大陸截至2012年底,114家證券公司之中,僅有13家外資參股,且無法承作A股經紀、自營、財富管理與投行等證券公司主要的獲利來源;77家基金管理公司中,43家有外資參股,而僅有其中19家持股占49%;161家期貨公司中,3家有外資參股。

婁天威分析,在這樣的局面下,台灣不僅獨惠全照證券業務許可,可從事中國大陸保薦、融資、新三版等近期獲利較佳的業務,且大陸證券營業據點的數量、密度與滲透度等仍未大幅開拓,如果實質開放,將創造大量的台灣金融就業人口。

#中國大陸 #中國 #大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