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回家,再等500年!」日本福島核災屆滿3周年前夕,災變時擔任福島核一廠所在地雙葉町町長的井戶川克隆昨天受邀來台,提起瑞典核電專家向他預測的歸鄉時間,仍滿臉沉痛;曾被輻射灰蓋滿全身的井戶川說,「核電不發生意外是不可能的,希望台灣民眾持續反核,不要輸給謊言。」

福島核災前積極擁核,甚至曾說過:「只是為了錢,回饋金是上百億」的井戶川克隆,因為親身經歷核災,搖身一變為堅定的反核人士。他強調,福島核災後才領悟到人的生命有多貴重,以及他對輕賤人命的日本政府及東京電力公司,有多麼憤怒。

曾任日本第一座核電廠、也是首次發生核災死亡事故的東海村村長的村上達也表示,福島核災發生前日本政府訂定的逃命圈只有核電廠周圍8公里,之後才修定為30公里,「然而以東海村30公里內有100萬人,這已是不可能疏散的人口數目。」

更甚者,村上達也說,台灣目前設定的核電廠逃命圈僅5到8公里,參考日本經驗擴大為30公里是比較合理的做法;但核一核二廠30公里逃命圈將涵蓋人口密集的台北市,萬一核災發生時,該如何疏散市內多達620萬人口?台灣政府有配套嗎?

前東京都市長上原公子則說,福島核災發生才3年,當時18歲以下兒童青少年疑似或確診罹患甲狀腺癌的人數已增至59人,是一般非核災區罹患率的19倍,而這個比率預估還會隨著時間持續上升。

井戶川克隆等人今天將在台大校友會館,以「核一核二30公里逃命圈內,近600萬人逃生藍圖何在?」為題,與台北市長參選人柯文哲、顧立雄等人進行座談;明天則將從萬里漁港搭船,從海上勘察北海岸核害圈整體逃生的地形環境。

#核電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