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恆睿強調以創新技術處理汙泥,達到全循環利用。(記者洪肇君攝)
隋恆睿強調以創新技術處理汙泥,達到全循環利用。(記者洪肇君攝)
從廢水站運來的汙泥,先灌入調理池讓電腦分析化學性質。(記者洪肇君攝)
從廢水站運來的汙泥,先灌入調理池讓電腦分析化學性質。(記者洪肇君攝)
工人手中的汙泥磚,可直接入爐焚燒,平均熱量是每公斤800大卡。(記者洪肇君攝)
工人手中的汙泥磚,可直接入爐焚燒,平均熱量是每公斤800大卡。(記者洪肇君攝)

江蘇蘇州市下屬昆山市,是台商華東群聚區,平均每平方公里有4家台資企業,其中兩岸合作的綠威環保公司、新昆熱電公司,聯手為昆山市政府解決每天200噸的汙泥,已經成為大陸環保標竿企業,預計今年還要接3個城市的訂單。

昆山市收集家庭廢水和工業園區合格廢水,全市23個廢水站日處理45萬噸廢水,也產生300噸左右的汙泥。這種汙泥經壓縮後,含水量仍達80%,以每噸198元(人民幣,下同)委託熱電廠處理,兩個月後那家熱電廠就不幹了。因為汙泥噴入爐體,帶酸性腐蝕物質,而且讓熱能下降了5%,熱電廠怎麼算都划不來。專家研究發現,汙泥中的細胞分子很特殊,很難排去大量水分,若要前端處理汙泥,又缺乏這方面技術。

技術研發 一舉三得

台大化學系畢業的隋恆睿,恰好與上海復旦大學等校研發汙泥處理技術,視各種汙泥不同性質,予以化學調理後,可將水分壓縮在55%左右,這個時候再入爐焚化,就很符合效率了。

綠威環保公司董事隋恆睿形容,「就像看病一樣,先找到病因,再對症下藥。」這話說來簡單,做起來並不容易,他以專利技術,在每一車汙泥倒下後,進行化學物質分析,由電腦計算配方用藥,破壞汙泥當中的膠衣結構。之後把水分壓出去,汙泥變成一塊塊像泥磚。此時再送入燃煤爐,熱量達800大卡的汙泥磚,每公噸可節省100公斤的煤,同時,新昆熱電公司又將蒸汽管接出廠區,回收熱氣賣給印染等廠商,達到全循環再利用。

鍋爐不管燒煤還是燒汙泥磚,都會產生爐渣,爐渣再建材化,混入水泥製成空心地磚。如此一來,汙泥處理公司可以向昆山市政府收處理費用,節省了煤成本,又能產生熱能轉換電能,一舉三得。但新昆熱電廠只處理全市2/3的汙泥,讓昆山市得以比較兩種不同處理方式的差別。

其他城市 前來取經

隋恆睿指出,這套汙泥處理系統,得力於昆山市政府願意全面處理城市廢水,目前還有江蘇、湖北、山東的城市來學習,要吸收昆山的成功經驗。綠威環保公司因此成為這些城市的優先合作廠商。

但他也慨嘆,這套汙泥處理技術涉及專利權,反而台灣環保單位不敢採用,主因是台灣的採購法逼得公務員不敢引進新技術,怕涉及圖利罪,所以台灣人發明的技術,只有大陸在享用。(系列完)

#環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