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宕多年的關廠工人案,背後原因不僅是勞資糾紛,還有政府法令不完備,逼迫勞工走上絕路,造成多樁家庭悲劇。當高行院認定勞委會敗訴,等於給了政府下台階,應把判決當成修補傷痕的和解之橋,放棄上訴,才能還給這群弱勢勞工一個小確幸。

去年關廠工人串聯勞團發動「威鞋」,曾讓國民黨全代會倉皇移師台中。回顧馬英九近年遭砸鞋,多與大埔、關廠工人有關,這兩案之所以引發社會同情與共鳴,在於政府以公權力欺壓弱勢老百姓,並釀成龐大民怨;可以說,這兩案也是民怨之源。

當馬政府宣稱「尊嚴勞動」是勞工政策的基本理念,為追討總金額約1.3億元的貸款,勞委會(勞動部前身)提起294件行政訴訟,要求548戶關廠工人返還借款,並編列上千萬的訴訟費,即使此一動作看似依法行事,卻也是囿於法條,欠缺同理心。

畢竟,關廠工人10餘年遭不肖廠商積欠資遣費和退休金,政府透過貸款紓困,雖有部分勞工還款,但仍有548人逾貸,這些都屬於屬於社會弱勢的一群,即使勞委會去年提出「789」償還方案,仍有許多勞工還不起錢。

其中的癥結點,在於勞委會宣稱這是「私人借貸性質」、關廠工人則認定這是「政府未善盡雇主提撥退休金之責的補償」或「代位求償」,認定這筆貸款是國家用來彌補對勞工的虧欠。

高行院這5案判決,讓勞動部很難堪,處理關廠工人案更棘手,如先前按比例還款的工人,勞動部應否退回款項?還是堅持上訴,尋求逆轉勝,不把這筆錢從勞工口袋裡挖出來,勢不罷休?

內政部處理大埔案,就是很好的參考依據。大埔敗訴後,內政部評估可能影響上千件一般徵收案、33件區段徵收案,最後仍以「化解社會重大分歧」為由放棄上訴;處理關廠工人案應也是如此,相關案件達303案,209案由行政法院處理,各種情況不同,勞動部應把高行院的判決當停損點,放棄所有訴訟,減少民怨。

歷經10餘年,半數關廠工人已是6、70歲的老人,過去幾年來頂著烈日街頭陳情,甚至還有臥軌抗爭,為的是保住區區幾十萬元的「棺材本」,政府若繼續上訴,這豈不是冷血法匠嗎?

#勞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