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是我家!陳思宏續寫叛逆故事

書封內頁的作者照,他赤腳跳躍;現實生活的他則穿花襯衫手勢飛舞,會翻白眼作勢尖叫,一見面就讓人感覺熱情。他是陳思宏(見圖,杜宜諳攝),出身彰化永靖,排行第9的么子,2004年旅居德國至今,3年前他寫《叛逆柏林》打動許多人,新書《柏林繼續叛逆》再說柏林故事。

書封內頁的作者照,他赤腳跳躍;現實生活的他則穿花襯衫手勢飛舞,會翻白眼作勢尖叫,一見面就讓人感覺熱情。他是陳思宏(見圖,杜宜諳攝),出身彰化永靖,排行第9的么子,2004年旅居德國至今,3年前他寫《叛逆柏林》打動許多人,新書《柏林繼續叛逆》再說柏林故事。

「柏林髒髒亂亂,到處是鷹架工地,是個未完成的城市,充滿文藝氣息,因為它的自由和叛逆,我在這裡可以舒服當自己!」65年次的陳思宏畢業於輔大外語系、台大戲劇所,曾出版《指甲長花的世代》等小說,因為旅行愛上柏林,原本打算在柏林留學,後來發現學術生涯不適合他,但從此待了下來,寫作、演戲什麼都做。

即使在那沒家人、沒正職,他暢快高喊:「柏林是我的家!」因為他的人生不設限,沒有異鄉人的鄉愁、離根者的飄浮感:「飄浮?飄浮很好啊!」

他表示德國不像台北崇富,不像倫敦高物價,他身邊有許多比他還窮的德國或外國朋友,來這實現夢想,「但他們都活得很有姿態。」

身為亞洲人,在柏林從沒感覺被歧視,「德國歷經納粹、東西德分裂與統一等歷史傷痕,對國族主義很小心,對得來不易的自由很珍視。」

長住10年讓他對柏林不只是表面崇尚,他描述柏林「很左傾」,每天都有人抗爭,市長是會帶男伴出席活動的出櫃同志,父母培養小孩獨立,從家庭到社會都落實自由精神。他在書中也訴說當地友人的故事,描繪家庭親子關係、soho族樣貌、中學生活等。

除了郵局、銀行辦事的慢節奏偶令他抓狂,陳思宏對照重男輕女的台灣家庭,他坦言到了柏林才認識自己、愛自己,對他來說家是複數,「台灣、柏林都是我家。」

(中國時報)


推薦閱讀

發表意見
留言規則
中時電子報對留言系統使用者發布的文字、圖片或檔案保有片面修改或移除的權利。當使用者使用本網站留言服務時,表示已詳細閱讀並完全了解,且同意配合下述規定:
  • 請勿重覆刊登一樣的文章,或大意內容相同、類似的文章
  • 請不要刊登與主題無相關之內容
  • 發言涉及攻擊、侮辱、影射或其他有違社會善良風俗、社會正義、國家安全、政府法令之內容,本網站將會直接移除
  • 請勿以發文、回文等方式,進行商業廣告、騷擾網友等行為,或是為特定網站、blog宣傳,一經發現,將會限制您的發言權限或者封鎖帳號
  • 為避免留言系統變成發洩區和口水版,請勿轉貼新聞性文章、報導或相關連結
  • 請勿提供軟體註冊碼等違反智慧財產權之資訊
  • 禁止發表涉及他人隱私、含有個人對公眾人物之私評,且未經證實、未註明消息來源的網路八卦、不實謠言等
  • 請確認發表或回覆的內容(圖片)未侵害到他人的著作權、商標、專利等權利;若因發表或回覆內容而產生的版權法律責任將由使用者自行承擔,不代表中時電子報的立場,請遵守相關法律規範
違反上述規定者,中時電子報有權刪除留言,或者直接封鎖帳號!請使用者在發言前,務必先閱讀留言板規則,謝謝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