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時隔20幾年的2013年11月25日,自稱已是「台灣人女婿」的吾爾開希,卻在從桃園飛往曼谷旅程中於香港跳機,宣稱他是大陸通緝犯,要求港府准許他自首,把他送回大陸,他是寧可坐牢也要一解思鄉之情。

此一時也,所謂的追求民主,對吾爾開希不過是個屁。可想而知,港府當然不會傻到讓他有再度當上媒體寵兒的機會,直接遣返台灣。

多年來的事實證明,王丹在台灣只幹了一件事,即訓練陳為廷等人這幫綠營學生遂行「都市游擊戰」,並且人手一冊。很不幸,《中國時報》在反媒體巨獸事件中,即成為他們試刀的頭號羔羊。

證據是不管在王丹或陳為廷的臉書上,都可見到彼此合照的相片,形同師生相互炫耀的屢屢誓言要為「台灣獨立革命」而努力,乃至林、陳辱罵蔣偉寧部長,王丹「老師」無不立予聲援。

畢竟在王丹和吾爾開希的視野中,中華民國的民主現狀是不存在的,必須回到1789年的法國大革命時代,或1933年2月希特勒黑衫軍占領德國國會並加以縱火焚燒的年代,他們的個人英雄主義方可出頭天,無疑民進黨物質和精神上的支持是一貫到底的。

3月18日晚間綠營學生占領國會,其實是在複製80年前德國納粹黨的都市游擊戰策略。所謂的反服貿根本只是假議題,最終標的在讓台灣社會為之大亂。這就是為何王丹和吾爾開希會去立院向在場學生致意和道賀的原因,就像希特勒去向當年的青年軍授勳一樣。(作者為文字工作者)

#民進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