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大春說學生跑到行政院,給當政者批評學生的法律藉辭。(資料照片)
↑張大春說學生跑到行政院,給當政者批評學生的法律藉辭。(資料照片)

因服貿協議而起的太陽花學運已出現流血衝突,參與的演藝界人士卻不多,原因多是「並不了解協議內容」。李明依昨特別為台灣禱告:「我反黑箱,但不反服貿!」

李明依呼籲別搞民粹

李明依說自己和很多民眾一樣不清楚服貿,「但不能一竿子打翻一船人,不要搞民粹,我敢說現在很多帶頭的教授學者,都是為反中而反服貿,反對『馬江』(馬英九與江宜樺)而失去最初的訴求。」她也覺得警察很可憐,示威群眾有許多暴民摻雜其中,把警察打得頭破血流。

黃安說,很多學生受訪時就說不懂「服貿協議」,他也不懂,「為什麼大家不問我們這些拚經濟的人,反而問還沒賺錢的學生!」他說,馬英九像是公司的CEO,如果做得不好就用選票讓他下台,而不是一堆工友、廚房阿姨來做決策,簡直是亂來。

台大外文系畢業的韋禮安昨說:「還沒有深入了解前,發言會造成誤導和對立,講甚麼都錯。」他認為關心社會議題是公民的責任,「希望大家繼續溝通,平安最重要。」父母都是大學教授,是否挺學運停課?他迴避地說:「不知道,他們沒有寫e-mail告訴我。」

李國毅怕看新聞會哭

李國毅昨在香港說,因資訊不夠,回台會了解關心,「也慶幸在海外,不然在台灣看新聞,我可能會哭。」任容萱和任賢齊都說,不了解服貿內容,不發表意見,希望一切理性平和,善良熱情的台灣人不要因此被撕裂。

作家張大春昨發文,表示他只有一句話「殺君馬者道旁兒」,「我希望那些挺身出面支持學生者也在熱情被喚起、憤怒被激發、甚或只是看熱鬧想搞一下馬政權的大人們注意:公民加入支持學生的自我節制有多麼重要」。「殺君馬者道旁兒」意思是說,一人趕馬前行,馬跑得很快,道旁小兒(按:看熱鬧的人中當然也不乏大人,以『兒』稱之,不免斥其浮淺幼稚耳)歡踴喝采,最後這不知節制的馬夫就在那樣的鼓舞之下跑死了自己的愛馬。

他說,這個故事很能說明太陽花學運的發起者所面臨的危險,稍一不慎,略失節制,或者是原本遊走在法律邊緣的行動,被無論是無恥政客或嗜血傳媒這樣的外力導向了引起市民反感的法外之淵,整個運動就會引發不可逆轉的質變。原本同情學生的年長公民也會在危疑震撼之際,怯其聲援之步。沒有了普通公民普遍的支持,這馬兒就算跑死了。

#服貿 #服貿協議 #學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