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學生進占公署,美國政府講話了,寓有深意,可以總結為兩句:「明批學生,暗挺服貿」。可是再一細想,學生在台灣被批,我們在海外也難堪。

美國國務院副發言人哈福女士表示,希望台灣各以和平、文明方式議決《兩岸服貿協議》,同時美國鼓勵台海兩岸繼續進行建設性的對話,繼續改善兩岸關係。美國國務院的談話分為兩部分。前者肯定台灣的民主體制,後者肯定台海兩岸改善關係。在肯定台灣民主的同時,美國希望台灣討論《服貿協議》時,能夠「和平、文明(peacefully and civilly)」。

美國評論與台灣事務,「和平」一詞常用,「文明」一詞罕見。什麼是「文明」?韋氏大辭典的解釋是「politely」,就是「有禮貌」。誰沒有禮貌了,需要美國來提醒?不正是暴力闖占立法院、攻占行政院的學生?

民主社會裡,不點人頭,卻比拳頭,難怪被美國人視為不文明。莫說進占公署,莫說丟鞋子,只要別人在台上講話,你在台下嚷嚷,就會成為千夫所指。美國南卡羅萊納州選出的共和黨眾議員威爾遜(Joe Wilson,父親曾經是飛虎航空隊的一員,參加過中國的抗日戰爭),在聆聽歐巴馬演講時,突然冒出一句「你說謊!」,至今受人議論。再怎麼懊悔,過程已經上了youtube。而且只要Google他的名字,馬上就會跳出這段不光彩的歷程。

暴力闖占非文明社會

美國人批台灣這些學生不文明,固然是這些學生罪有應得,可是台灣人,聽到這種評語是很難過的。這就好像1960年9月,雷震因為爭取組黨自由而在台灣被捕,胡適在美國「不敢到任何酒會去,我躲到普林斯頓大學去過雙十節,因為我抬不起頭來見人」。他在日記兩度寫道「實在見不得人,實在抬不起頭來」。

在威權體制下,出現了政治迫害,令胡適在海外抬不起頭來。在民主體制下,出現了反民主的暴力事件,同樣令同胞在海外抬不起頭來。

稍堪告慰者,面對不文明,台灣的警察很克制,沒有像美國的國會警察連開12槍,打死試圖闖進的婦女;也沒有像美國的軍隊開進校園(請注意,不是學生霸占公署)開槍射殺;更沒有像名將麥克阿瑟那樣調動戰車驅散人群並造成死傷。

美國政府後半部談話,聽來並不新鮮,諸如「樂見台海兩岸採取具體步驟以降低緊張、改善關係」;又如美國「鼓勵兩岸繼續進行建設性對話」;都是過去說過的話。但值得注意的是,美國在評論學生抗爭一事時,最初沒有這幾句,是後來才加上的。

根據幾個不同的消息來源,都證實美國從未對《服貿協議》表達過任何關切、憂慮,相反的,美國一再肯定兩岸藉由各種協議增加互動、降低緊張。而且美國既然讚揚兩岸簽署ECFA,又怎會對在ECFA架構之下的服貿等後續協議有意見呢?

憑什麼談TPP和RCEP?

尤其美國(和台灣的有識之士)很清楚,台灣口口聲聲要加入TPP,要加入RCEP,可是卻連《服貿協議》都搞不定,談什麼貿易自由化,又憑什麼談TPP和RCEP?最讓美國人瞧不起的,是反服貿的很多論述不是基於事實。例如擔心大陸勞工大舉登台,其實《服貿協議》根本沒有開放就業,也沒有開放投資移民。反對者如果不是沒有好好讀過《服貿協議》,就是明目張膽的胡言亂語。這種不以事實為依據的論述,在台灣騙過清純的學生,可瞞不了美國人。

美國與韓國簽了FTA,台灣更加怨嘆愈來愈拚不過韓國。美國很清楚台灣的心理與苦楚。只是台灣如果喪失了上一代的拚搏精神,如今只想關起門來賺自己人的錢,又憑什麼與志在四方的韓國競爭呢?

#反服貿 #服貿協議 #學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