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0年3月29日,抗日三猛之一的簡大獅在台北監獄處決,當時進士錢振鍠寫詩哀悼「痛絕英雄瀝血時,海潮山湧泣蛟螭,他年國史傳忠義,莫忘台灣簡大獅。」如今又有多少台人記得忠義簡大獅?台南三千枯骨出土,絲毫引不起台灣人關注,當年為台犧牲的抗日義士九原之下當唏噓不已。

台灣教科書課綱經修改為台獨史觀後,去中國化教育教出反中青年,反中勢力吸收他們可說易如反掌。教育是獨、政治趨獨,文化藝文界也颳起獨風,將日本殖民歌頌為「美好年代」,當代青年幾已不認自己是中國人,對於代表中國的中華民國政府自然充滿敵意。

就拿美化日本殖民的「漢番日黃金組合」來說,難道台灣歷史中,找不出一個族群融合的例子可作參考?台灣開發史中除少數時段的族群械鬥,大多數時間各族群都是和平共處的,乙未割台更出現「閩客番」共同抗日的黃金組合,由台灣抗日英雄林少貓率領。

尹章義教授《林少貓抗日殉國事蹟考實》一文中提到,光緒24年12月27日起,林少貓聯合閩南人、客家人、番人一同抗日,由各莊莊長、耆老親自率領數千民眾,發動日據以來最大規模攻擊行動,林少貓先攻阿猴憲兵屯駐所誘敵,隔日再向潮州出擊,擊斃潮州庄辦務署長瀨戶和後藤巡查等人,此次事件被日人稱之為「潮州事件」。這段史實記在日人編纂《台灣憲兵隊史》,林少貓指揮的閩客番抗日義軍,雖成員龐雜,號令卻甚為嚴明,日人給予相當正面評價,這不正是我們台灣人心懷祖國共抗外侮的最好證據嗎?

在李登輝、杜正勝掌控教育下,一味朝新的皇民化運動開展,年輕人被皇民化歷史蒙蔽,現在當務之急是教科書的撥亂反正,讓台灣人回復自己的歷史記憶。

最後我要引簡大獅事敗後逃往漳州,一蹶不振的清廷抵不住日人壓力將簡解送回台,在廈門廳簡大獅留下一段供詞──

「我簡大獅,係台灣清國之民。皇上不得已以台地割畀日人,日人無禮,屢次至某家尋釁,且被姦淫妻女;我妻死之、我妹死之、我嫂與母死之,一家十餘口僅存子侄數人,又被殺死。因念此仇不共戴天,曾聚眾萬餘以與日人為難。然仇者皆係日人,並未毒及清人;故日人雖目我為土匪,而清人則應目我為義民。況自台灣歸日,大小官員內渡一空,無人敢出首創義;惟我一介小民,猶能聚眾萬餘,血戰百次,自謂無負於清。去年大勢既敗,逃竄至漳,猶是歸化清朝,願為子民。漳州道、府既為清朝官員,理應保護清朝百姓。然今事已至此,空言無補!惟望開恩,將予杖斃,生為大清之民,死作大清之鬼,猶感大德!千萬勿交日人,死亦不能瞑目。」

時隔114年,簡大獅魂歸故土乎?魂歸故土乎?

(作者為抗獨史陣線發起人)

#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