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知名作家葉兆言不認為有最好的語言教材。(CFP)
 大陸知名作家葉兆言不認為有最好的語言教材。(CFP)

「世界上沒有一本完全合適的教材」對兩岸知名作家而言,即使對閱讀、對文學有無盡的想法,但對教材卻保持著「安全距離」。

畢飛宇認為,與其在意教材,更應在意的是因材施教,過去他也總會在兒子的課本上看到無法容忍的課文,但他表示:「不會對語文課指手畫腳,畢竟干預太多,對孩子也是不利的。」在教師家庭出生,畢飛宇也要求自己的孩子尊重老師的權威。

曾在大陸造成語文課本熱風潮的《開明國語課本》,編者葉聖陶的孫子,作家葉兆言則建議讀這套書不必「奉為圭臬」。葉兆言的女兒葉子去年開始在南京大學中文系教書,但從小不讓父親管她的語文學習,因為「想管也管不了,學校的語文,讓他那種方式寫作文,分數也給不高。」

現任北京清華大學中文系教授的格非,認為人和教材之間的關係,比較教材本身重要。格非的兒子目前讀高一,學校作文曾寫過一篇文章談豪爾赫·路易斯·博爾赫斯,卻因為老師不知道博爾赫斯是誰,給了他很低的分數。格非對教材的一些看法,雖不直接對兒子說,卻會拐彎抹角讓兒子「接收」。

任教多年的張曼娟認為,語文課本的問題不在於課本,而在於現在連老師的語文程度都不高,她感慨:「如果我們的老師一旦少了補充教材就不會教了,那怎麼期待孩子的語文程度呢!」

#葉兆言 #格非 #分數 #學校 #兒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