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運「領袖」林飛帆4月1日有段經典說詞足可永垂中華民國國史。他說,學生占國會雖違法,但有正當性,即使是立委,在學生沒允許下,也不得進入議場。

全民定期選出的總統和立委,竟受制於缺乏合法性、卻自命擁有正當性的部分學生。總統大選和立委選舉都勝出、原可「完全執政」的國民黨,竟一籌莫展;少數黨和不知代表性何來的學生反倒趾高氣揚。這是中華民國憲政一大危機,也是否定全台選民的一記巴掌。

上述亂象,明顯印證中時3月31日〈馬英九輸在那個戰場?〉一文指出的馬政府危機,和反服貿風暴本質。本文接續此文,再予申論。

李、扁以來,全台已被綠化。台獨蔚為風尚,中國備受醜化。(去年4月3日林飛帆公開主張台獨)主權本應涵蓋兩岸、有機會參與影響中國發展方向的中華民國,已被掏空成主權僅及於台灣、仇視且自外於中國的中華民國。這個名實不符的「國家」,面目模糊,立場不清,其正當性日漸流失。馬英九掌權以來,不敢攖獨鋒,一再放棄重塑政權與國家正當性的機會。加上經濟停滯、貧富日益懸殊(民進黨亦有貢獻),馬的支持度遂每況愈下。

馬迄今仍迴避(或根本沒認識到)中華民國國家正當性低落的問題,總以為政策合理、合法,就可推動。殊不知由於其政權正當性太低,施政成本大增,凡事寸步難行。

例如,馬想開除涉嫌關說司法既遂的立院院長王金平黨籍,卻被法院判輸,還賠掉檢察總長黃世銘;獨派學生領導的學運一路違法(自己公然承認),卻能長占國會(一度攻下政院),仍被視為「非暴力」;江揆令警方收復政院完全合法,卻被醜詆為「血腥鎮壓」,被台大學生、校友要求下台。

反服貿風暴中,獨派戰略就是擴大爭議,消耗馬政權正當性。林飛帆的大言不慚,表明他們自信已獲正當性,現正趁勝追擊。但馬始終只在政策和合法性層次應對,不知綠營是在不同層次與他交鋒,結果既無能反擊,又無法防禦。

以綠營堅持的「兩岸協議監督機制法制化」為例:首先,兩岸協議非國際條約(經大法官解釋確認),只能比照國際條約處理。廣義國際條約分法律層級的「條約」和行政命令層級的「行政協定」。前者需國會審議、通過;後者只送國會備查。依《兩岸人民關係條例》,兩岸協議涉及立法或修法的,比照條約,由國會審議、通過(也只能全案通過或否決);不涉及立法或修法的,比照行政協定,送立院備查。《服貿協議》屬於後者。

現綠營要訂《兩岸協議監督條例》,就是把原先授與行政機關的兩岸協議簽訂權收回。日後兩岸協議都需經立院審議。民進黨可在行政機關簽訂兩岸協議後,用議事妨害一再拖延,把協議拖死。綠營多此利器,兩岸交往必生波瀾,藍營能奈何?

第二,即便訂定《兩岸協議監督條例》,依據法理也不應追溯既往,拿早已簽訂的《服貿協議》開刀。綠營「先修法、後審議」之計如得逞,就可延緩《服貿協議》審議。制訂《兩岸協議監督條例》又曠日廢時,民進黨立院黨團不願保證盡快制訂該法。日後再審《服貿協議》時又可根據法制化後的「監督機制」再拖一陣。只要拖過總統大選,綠營就不用擔負「因為民進黨當選而使服貿協議破局」之責(因為之前根本沒有成局)。

第三,ECFA是WTO下的雙邊協議之一,服貿是ECFA的後續協議之一,談成以後便成兩岸這兩個WTO成員間的經貿關係之一部分。台灣如針對兩岸協議刻意加強監督機制,就是片面採取針對WTO某成員的歧視措施。即使北京隱忍,也損我在WTO形象。馬因正當性流失,竟不敢據理力抗。

馬英九總算只答應制訂《兩岸協議監督條例》,不答應從《服貿協議》開始適用。但除非馬在正當性層次還擊,否則「具有正當性」的學運仍可繼續延燒,直到擦槍走火為止。

合法當選、執政的馬英九,比不過違法、違憲占國會的林飛帆之正當性。莫非台灣已備好要面對隨之而來、無法無憲的「自然狀態」?

(作者為淡江大學副教授)

#服貿 #服貿協議 #學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