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服貿學生占據立院,應是到清場的時候了。學生的各項訴求在風暴過後,最重要的是,服貿回委員會重新審查,以及展開《兩岸協議監督條例》的立法;至於經貿國是會議,或學生和總統的對話有沒有進行,其實已經無關大局。

要不要驅離學生,「罩門」是馬王大鬥法。王金平院長態度很清楚,這是治安問題,不需要他同意,只要知會他或立院祕書長一聲,治安主管機關就可以派警進議場驅離。弦外之音是,要不要驅離學生,權責在馬。馬陣營的態度則認為,這是國會自主問題,要王同意,警察才能動手驅離。馬王互推責任,顯然是不願背上「鐵腕驅離」的罵名。

但時間愈拖下去,馬王兩人承受的壓力也會愈大,最後可能鬧得兩敗俱傷;雙方何不趕快止血,共同承擔,而不是相互算計!

議場若清了,接下來就是《兩岸協議監督條例》立法的戰場,馬王難免再交手。王金平主張國會應積極參與兩岸事務的態度向來明確。王金平以主持議事的地位,配合綠營及反服貿學生的奧援,極有可能和馬陣營繼續周旋。所以,馬王兩人間的角力,好戲還在後頭。

#學生 #王金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