譚展超一生為國奉獻,經歷無數戰役,卻因孫立人案被牽連打壓,淹沒在歷史中。么女譚愛梅感慨,查閱父親在國防部檔案的資料僅短短兩行,談及歷史對父親的不公平,不禁鼻酸哽咽。

她欣慰寫出《被遺忘的年代》,將父親一生的努力公諸於世,「多年來壓得我透不過氣的心中大石,終於鬆開了。」

譚雄飛回憶父親被降級調職後,原本滿是傭人、傳令兵的家裡頓時冷清,父親薪水負擔不了家計,母親還養雞、賣雞蛋。因父親常在軍營不在家,他印象中父子見面僅有4次,最後一次父親已罹癌,告訴他:「以後不要當軍人、不要參政,因為這個權力結構的金字塔裡,是無止盡的鬥爭。」寄寓了他對自己結局的感慨。

譚雄飛曾從事印刷與裝修業,譚愛梅為畫家、陶藝家,兩人現居美國,大姊譚友梅也定居美國,僅4弟譚傑飛在台。

《被遺忘的年代》分兩部,譚雄飛執筆第一部,地毯式地蒐集父親相關史料,記述他在抗日期間的緬甸戰役、來台後孫立人兵變事件的來龍去脈,以及被孫案牽連的唏噓。

比起譚展超,貝安加的精彩際遇也不遑多讓,由譚愛梅執筆的第二部,爬梳貝安加強悍的一生,除了轟動一時的間諜案,還穿插《鴉片茶》中自述的經歷,包括離開中國後又5度結婚,當過克里斯汀‧迪奧的模特兒、創辦服裝公司,甚至成為採訪波灣戰爭的戰地記者,為義大利社會名流。

譚愛梅表示,從小只在家裡抽屜見過父親與貝安加的結婚照、聽聞過父親有過外國妻子,但此事在家中是禁忌,孩子們一無所知。1993年與貝安加會面後,貝安加的善意讓她的疑慮一掃而空,與她同父異母的4個兄弟姐妹見面,也重啟他們對這個陌生父親的興趣,他們甚至熱衷學起中文,這個家的故事還在繼續。

#父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