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光耀日前把一頭白髮理短,改變過去嚴肅形象。(羅永銘攝)
↑樊光耀日前把一頭白髮理短,改變過去嚴肅形象。(羅永銘攝)

以公視《壞蛋》成為金鐘影帝的樊光耀,去年罹患精神疾病,夜夜受噩夢所苦,內分泌系統也出了問題,他決定暫時退出電視圈。他高瘦的身影像尊懸絲木偶,在周延的禮數後頭,責任和憂思竟結成千頭萬緒,滄桑謙遜的面孔上,多了幾分憤世嫉俗的傲氣。

被電視速成節奏逼出病

他從相聲劇團跨足電視,電視圈內速成的節奏把他逼出病來,他去年因此夜夜失眠,走到哪都擺張臭臉,「有陣子我不敢面對自己的演出,我不願『背完台詞,就演完戲』,我無法接受。」果陀劇團導演梁志明說:「電視有時是剝削,像李立群常演電視,卻無法不回劇團『打磨』,把消耗的累積回來。」

「我知道我不紅,戲量也沒別人大,也知道我彆扭、鑽牛角尖,但表演不就是如此嚴肅?李國修說『表演像賣麵,湯頭要好』!我們不能對不起自己的職業。」樊光耀為精神問題求助心理醫生,但幫助不大,最後跟當時在病榻上的李國修長談,決定退出電視圈,專心電影、舞台劇,居然不藥而癒。

從小怪咖無法融入同儕

他現在演出王童的電影《風中家族》,也在外開課教學,他認為台灣演員太投機,「有一次,有個妹妹找我學,帶她來的人說,隨便上幾堂就好,我問為什麼,他們說因為馬上要去大陸拍電影,讓我很納悶、很生氣。」

白首深紋歲月痕,39歲的他臉老,靈魂也老。導演葉天倫笑說:「我20幾歲就認識他,我們常取笑他該和歸亞蕾對戲!這話到現在還通。」他自己也認了,「我從小如此,也常跟人格格不入。」

他從小就是怪咖,同學喜歡KTV、舞廳,熱愛京劇、相聲、重金屬搖滾的他無法融入,沒有同儕了解他。他近日返老還童,試著了解潮流文化,愛上韓團《少女時代》,「我原本覺得她們都長得一樣,有天我又失眠,花了兩個晚上查資料,最後也迷上她們,變成怪怪大叔!」

#融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