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進黨主席蘇貞昌宣布不競選下屆民進黨主席,關於退選的理由,蘇貞昌說得令人動容:「要打贏2014,力量不能散,黨不能先亂,少一次廝殺,黨就少一分傷害」,「不忍撕裂,所以放手,退後一步,海闊天空」。蘇貞昌這一番關於為團結而退選的表白,就個人政治生涯來看,既是脫困,更是「超越」,為蘇貞昌後續的政治發展撐開不小的空間;就民進黨的整體發展來看,也立即使該黨避免了一齣殺到見骨的權力競逐大戲,讓民進黨能夠集中更多力量來思考黨的組織改造與路線調整,不能不說是睿智的作法。

蘇貞昌退選黨主席後,另一位競爭者前行政院長謝長廷也公開表示,這兩天到中南部,「已經向支持幹部、巿長同志表達改革的迫切和退選不登記的決定」,謝長廷表示,黨公職選舉每年都有,競爭不可避免,也未必就不能團結,主要還是「如何避免派系對立惡化,如何包容溝通化解歧見」。

蘇謝兩人的大動作,將讓民進黨的主席選舉過程單純化,也可以讓支持者對黨的失望初步止血,民進黨的社會形象也可望獲得改善。不論你我支不支持民進黨,贊不贊同民進黨的政治主張與路線,不能否認的是,相較於國民黨的大老文化、宮廷政治與僵化頑固,民進黨能隨著形勢的發展而彈性應對,其自我調整能力,還是令人印象深刻的。

「太陽花學運」並非偶發孤立事件,而是近年來一系列社運風潮發展積累的必然趨向,先不論其發生的背景和中國崛起、世代焦慮、貧富分化等有怎樣密切的關聯,這場學運竟有如此強度與感染力,絕對是對當前兩黨政治空前不滿的表現,勢必衝擊兩黨未來的發展方向。面對「太陽花學運」的衝擊,民進黨已經開始積極回應,有中生代撰文、發動討論,有資深領袖倡言民進黨要「謙虛傾聽、誠摯改革」,而即將接掌黨機器的蔡英文也擺出「我已經準備好」的架式,與此同時,受學運衝擊最重、最深的國民黨究竟進行了哪些反省?又有哪些因應之道?展現了怎樣的新氣象、新風貌?答案其實是令人相當失望的。

當前的國民黨正面臨三重危機,首先是政黨與民心的脫節,甚至是衝突,呈現完全的治理失能狀態。江揆上台以來,出現幾次大型的群眾運動,其中固然有在野黨的撩撥,但無風不起浪,若不是國民黨執政顢頇,越來越和民意民心背離,始終自說自話,越來越無法使用人民的語言進行溝通,無法推出人民渴求、滿意的政策,政府和國民黨的支持度也不會落到如此低的地步。

其次,是黨內的對立撕裂。馬王之爭從去年九月發展至今,已經讓國民黨內出現嚴重的撕裂,而總統與國會議長的矛盾對立,更讓政令無法貫徹,全黨無法團結。民進黨內雖然有長期的流派之爭,但是尚能遵循一定的規則邏輯,各領袖各派系鬥而不破,支持者更是團結一致。國民黨的宮廷與大老文化,卻是表面好來好去,內爭暗潮洶湧,貌合神離。

第三是朝野的衝突對立。馬總統執政之初,希望成為全民總統,但是一方面未能凝聚黨內共識,二方面沒有細緻、周延的規畫與方略,三方面又未能建立朝野對話協商、尋求共識的制度化管道,使得「全民總統」的理想迅速破滅,而朝野又重回對立對抗格局。

6年下來,隨著馬政府跛腳的跡象日益顯露,問題只有越演越烈,到了這次「太陽花學運」,幾乎又重現扁政府最後兩年的「民主內戰」局面。

民意反彈、黨內撕裂、朝野對立,「太陽花學運」又徹底凸顯了國民黨的社會信任與群眾支持的基礎薄弱,雖然還不到政令不出總統府的地步,卻已相差不遠。更嚴重的是,當局似乎並未因為學運的衝擊而有所醒覺,思考如何在官民關係、黨內關係和朝野關係3個面向進行調整,反而呈現困獸猶鬥,決意固守基本盤,操作藍綠對立的跡象,如果主政者確實這樣思考盤算,那絕對是錯估形勢,更將使國民黨陷入萬劫不復的境地。

國民黨面對三重危機,已到了必須痛定思痛、改弦更張、大幅調整的時候了,當局尤其應該展現力求「和解共生」的氣度與胸懷。當年美國總統福特為了國家的和解,明知會衝擊自己政治生命,卻毅然決定特赦尼克森,韓國總統金大中備受獨裁政權迫害,但他不但特赦全斗煥、盧泰愚,更在韓國亟需朝野團結、共度經濟難關之際,展現氣度邀宴全斗煥、盧泰愚、金泳三和崔圭夏,虛心請益國是。

馬總統要化解僵局,也應該從推動國家和解、朝野共生的高度著手,那麼,讓陳水扁前總統保外就醫,或許是個好的敲門磚。

#民進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