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來大陸政府為了平衡人口發展極度不均的問題,希望用政策力量來引導人口流向。但是,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教授周其仁就表示:「人往哪裡去?如果由中央計畫去解決,一定會輸得很慘。」

大陸全面小康社會的目標,其中1個指標就是城鎮化比例要達到60%,是讓城市可以吸納1億名農村人口常住。顯然,大陸東南沿海的一線大城,已無法再負荷龐大的外來人口,因此大陸相關單位希望中西部地區可以加快城市化的腳步,以分流龐大的農村人口。

其中,以政策支撐城市化發展最顯著的例子,就是重慶。為了提高西部城市的發展地位,大陸國務院在1997年將重慶升格為第4個直轄市,然而這個動作卻無法讓當地人口不外出打工,有11%以上的重慶戶籍人口,向外淨流出。相反地,仍有大批民眾仍然願意流動到北京、上海、廣東等傳統人口淨流入城市內,並且希望取得戶籍以常住下去。

周其仁就從經濟學觀點看待政策對人口流動的影響力,他認為,所有城市都以為發展硬體建設就可以吸引人口,但實際上有些城市可以吸引人口進駐,很多城市就算使出渾身解數,仍然空空如也。他說:「大家都相信一條不成文的規定:只要做好基礎建設,就會有人來。現在這個規定要重新檢驗。」

重慶的案例說明,城市發展對地方政府很重要,但是地方政府也要尊重市場機制,天下沒有哪個城市是按規畫完成的。也因此,不只經濟要加深市場化,人口移動也要以市場化的角度觀察之。

#大陸 #地方政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