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院財政委員會通過行政院版本的財政健全方案,提高一千萬元以上所得者稅率至45%、兩稅合一扣抵額減半,以及提高金融營業稅至5%,同時給予一般受薪階級免稅額提高的優惠,估計每年可以淨增加約650億元的稅收;但是,本週四同樣地點的同一批委員,又要討論總計40項的所得稅法扣除額修正案,主要都是社會福利與藝文相關的減稅案,預估減稅額度高達500億元。

立法院財委會這種幾近精神分裂的決議,讓外界看到立委對財政問題事不關己、兩面討好的投機心態。財委會左手通過史上最大加稅案,掐住高所得專業經理人、股市長期投資人以及金融業,要求他們為政府財政危機做出犧牲;右手卻又大開後門通過龐大的減稅案,同意藝文表演門票、購買一般書籍等活動均可列入扣除額,似乎台灣是北歐挪威那種石油財富源源不絕的福利國家。

財委會同一組委員、相差僅一個多禮拜,同時提出的加稅與減稅案,給外界一個強烈的「錯覺」,以為台灣要犧牲金融業的發展、要犧牲長期投資股民的荷包,還要以亞洲最高的45%所得稅率,趕跑具有國際競爭力的高階專業經理人。相反地,卻要鼓勵國民讀書、聽音樂、看跳舞,把去誠品買書、去國家音樂廳的發票拿來抵扣所得稅;或者寧願對長期投資者加稅,冒著上市績優公司本益比下跌,全體國民財富減少數千億元的風險,拿去補貼老人長期照護。財委會這樣的決策邏輯,實在令人難以置信。

立法院財委會委員應該對財政危機感受最深,是替全體國民把關每年2兆元中央政府預算最重要的守門人,但財委會年年通過各項減稅案,造成我國實質稅負僅為GDP的13%,幾近世界最低水準。政府收不到稅,支出又不斷膨脹,馬英九總統上任之後,中央財政赤字不斷飛漲,年年都要增加近3,000億元,每年增加的債務幾乎等同於蔣中正、蔣經國兩位總統任內累積的總和,財政部連續兩年幾乎編不出預算,被迫想出類似五鬼搬運的挪帳方式來虛增收入。國家陷入財政危機,財委會難辭其咎。

中央政府預算越編越困難,各級政府部門官員莫不憂心忡忡,但是誰也不願面對問題,從地方到中央,從行政部門到立法院,大家掩耳盜鈴,繼續猛花後代子孫的未來。兩年前五都升格造成費用暴增,最後也是透過立法院財委會修改公債法,提高中央與地方舉債上限,當時中央政府還主動讓出八百多億元的額度給地方舉債,「舉債升格」堪稱世界一絕。

財政危機所埋藏的地雷,既廣且深,衝擊的範疇絕對不僅只於財政主計單位,實際上早已深刻影響到每一個人、每一個產業、每一個政府部門。例如中央銀行為了財政問題,利率政策與匯率政策逐漸失去彈性。央行揹負每年將近2,000億元的「盈餘繳庫」任務,成為財政收入的最重要來源,這種違反中央銀行法定任務,堪稱全球僅有的異相,卻未見政府與立法院有任何檢討。龐大的政府債務,每年必須編列1,280億元支付國債利息,更讓中央銀行無法彈性調控利率水準,只能為了減少政府利息支出,長期維持幾近於零利率的政策。央行總裁彭淮南多年來認真揹負「年繳2,000億元」的財政責任,只能在困難中微調匯率與利率政策,一旦彭總裁退休,或者國際金融情勢出現重大變化,全球匯率與利率出現比較明顯的變動,為了「盈餘繳庫目標」而導致匯率與利率政策僵化的後果,將可能對台灣造成災難性的衝擊。

財政健全是國家長期發展最重要的基礎,台灣不是美國,沒有國際準備貨幣的實力;台灣也不是日本,新台幣沒有日圓的國際市場。台灣在世界經濟舞台的排名,甚至還比不上西班牙、阿根廷、巴西這些發生過惡性通膨、政府破產的國家。我們必須維持一個收支平衡,不胡亂借貸的財政紀律,才有能力繼續推動重大的產業發展、才有能力維持一個平衡永續的社會。

政府財政健全是所有公共政策的根本,現今影響台灣的重大議題,不論社運、工運、學運,或者自由經濟區、服貿協定、TPP、RCEP、擁核與反核、老人長照與幼兒撫育,所有重大的政策,都必須根植在健全的政府財政基礎上,才有實現的可能。正如同揹負「卡債」的個人終究面對泡沫危機、正如同上市公司必須控制負債比例不能破表,政府雖然有「不會倒」的免死金牌,卻也同樣必須謹守財政紀律,因為一旦政府走上破產的不歸路,就是難以挽回的災難。

我們呼籲執政黨的行政體系與立法部門,必須秉持「對歷史負責」的態度,來面對政府財政危機。先解決每年3,000億元赤字缺口的問題,再儘速提出全盤的財政健全改革方案,千萬不要再出現左手拼命加稅、右手胡亂減稅的精神分裂行為。

#社論 #財政健全方案 #減稅 #加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