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都知道郝龍斌並非學教育出身,但他偏偏喜歡撈過界,從堅持一綱一本到3年前自辦北北基聯測,無不搞得灰頭土臉,更因一場「高分低就」爭議,導致同為考生的他兒子,在他「增額分發」的拍板下變成一隻白老鼠。

但郝龍斌並未因此學乖,屢以「外行領導內行」而樂此不疲,這一回聯手陳菊逼迫教育部公布,北高兩市國教會考的四等距細部資訊,結果被媒體嘲諷為「一國兩制」。

郝市長認為如此才避免學生「高分低就」,換言之,即便他聲稱會考必須公開、公平,但實際卻未必為台灣所有國中生設想,結果他固在彌補當年決策過失,不料卻拿其他縣市考生陪葬。這是道地的治一經損一經,何其愚哉。

要知郝龍斌本為教育外行,何嘗慮及他的一意孤行,徒然造成超額比序的混亂,讓家長和學生無所適從。此外我們可從其言談看出,郝龍斌仍在迷戀明星學校,「公平公開」無非掩飾他無知於教育政策的門面而已。

尤其令人無法理解者,四級距資訊的公布方案,郝龍斌何以不早反映?非要等到學生都進入考場了,才聯合陳菊大扯教育部的後腿,陷蔣偉寧部長於不義?

但郝龍斌這位國民黨員向綠營猛遞橄欖枝,和國民黨中央大唱反調已非第一次。舉凡台灣但有政治爭議,無不見其和民進黨唱和,介入國教會考只是又一樁顯例而已。所謂的為國中考生著想,郝市長何忍自欺欺人,豈可一錯再錯?

#一經 #國教會考 #資訊 #郝龍斌 #教育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