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日在餐廳用餐,鄰桌一位女士正在批評電視節目,她憤憤的說;「我只要看到某某主持,立刻就轉台,以免給他增加收視率!」

前些日主播張雅琴因為將捷運殺人牽拖中正分局長方仰寧,引發眾怒,有人發起拒看,讓張因收視下滑出局。

唉!觀眾朋友們,你們想太多了,你們不是收視樣本戶,不論轉台或抵制,對收視率沒有任何影響。

台灣現行的收視率調查,是選定樣本戶,在電視機上裝設收視紀錄器,再將數據彙集整理。 如果你是樣本戶,家中每個人在不同時間加入看電視,都要一一設定,上廁所、接電話、倒垃圾,任何人離開電視,要消除收看;回來續看,要再次設定,這樣的收視率調查,長期以來都被批評樣本數偏少,社經地位偏低,誤差偏高;日前賴祥蔚教授在中時撰文分析,收視誤差是2%~3%,特定時段甚至10%,以目前節目收視大部分在0.1~1之間來看,都在誤差值內,所以因為收視高裸奔慶功,或是因為收視低黯然退場,可能都是誤會一場。

但是這樣不精確、被質疑的收視調查,卻主導了全台灣電視節目的方向,甚至主宰了社會文化的走向。

電視台新聞部拿著每分鐘的收視數字與對手台比對,我台播國際大事,他台播夜市小吃,我收視輸他0.02,明天就多加兩則正妹或美食報導,我明知收視率不值得信任,但是收視等於收入,我只好拚命依照收視樣本戶的喜好作節目。至於廣告主為什麼相信這份收視率,作為投放廣告的依據,這其中的眉角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這樣扭曲的現象還要綁架台灣的媒體多久呢?答案是,可以立即結束!因為有線電視的全面數位化,將為收視率調查帶來重大革命!依照NCC的估算,全台灣裝置數位機上盒的訂戶已經突破5成,今年年底可達7成5甚至上看8成,也就是說近400萬戶的收視數據,都可以直接計入收視率,不再抽樣,而是普查;觀眾要抵制什麼節目,要推薦什麼節目,每個人手中的遙控器,都化成有意義的數字,精確傳達台灣人對電視節目的品味及文化,電視台也能針對不同的收視族群,提供差異性內容,讓張飛岳飛都有粉絲,不必打成一團。

日前賴祥蔚教授及媒體人吳戈卿都提出產官學共同合作,立即行動的呼籲,身為從業人員,我當然額手稱慶,響應追隨,但是凡事遇到官,就滿肚冤,請政府先告訴我們,數位普查收視率這檔事,主管單位是文化部?經濟部?科技部?NCC?還是縣市政府?

社會批評媒體亂源、禍國、八卦、閉鎖,對大部分兢兢業業、有守有為的媒體人是不可承受之重,現在既然有一個徹底從源頭改變的機會,如果延宕錯失,只能說是台灣的共業了。

最後有一個小小的呼籲,希望任何人在批評媒體時,請點名何人、何事、何媒體、何節目,不要以「某」含糊帶過,因為一竿打翻一船人,對陪葬的媒體人是不公平的。(作者為資深電視媒體人)

#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