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在哪裡?就在小草明信片!」1998年「小草藝術學院」開始發行明信片,原本只是為了感念1994年聲援文化大學美術系學運的支持人士,秦政德復刻了張紅葉少棒隊赤足克難練球的老照片,意外獲得迴響,「當時這種作法很新鮮,且做懷舊復古影像的很少」,加上打入誠品書店這個大通路,小草明信片發行至今有600多款圖案,編號達470。

「大學時期的我,萬萬沒想到現在會變成生意人。」「小草藝術學院」名稱來自文大美術系學運事件,秦政德正是學運爆發的導火線。當時已經是大四應屆畢業生,秦政德因和系上老師觀念不合,遭死當退學,美術系學生累積壓抑許久的不滿也在此刻爆發,他們集體罷課「抗議藝術暴力」,訴求「藝術創作上的完全自由」,並以秦政德的野百合版畫為象徵,在校內廣場成立「小草藝術學院」,找老師來上課。

學運持續34天,在教育部協調下,校方和學生達成協議,撤換系主任,秦政德返校修完學分畢業。延續「小草藝術學院」生生不息的精神,紅葉少棒隊老照片讓秦政德開始蒐集老台灣影像,,其中台灣島嶼地圖、日本動漫等是長青熱銷款,「小甜甜是小草的衣食父母。」

自認不善理財、個性內向也不是做生意的料,「小草」至今仍是「一人工作室」,秦政德的「生意經」是累積16年的摸索,一路下來步履艱辛,自言面對銷售起落早已看開,「小草能活到現在,已經是外界給予最大的回饋」,但秦政德亦不諱言:「小草還是隨時會倒。」

#學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