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次甲午多事之秋,歐洲正展開紀念一戰百年與諾曼地登陸70年的系列活動。在此同時,基於兩次大戰教訓而奮力組成的歐盟與歐元區,卻面臨民族主義者的反撲,平添「合久必分」的隱憂。

儘管歐債危機爆發4年以來,歐元區高層撐住了「一個也不能少」的局面,但區內復甦力道微弱、通縮氣燄囂張,迫使歐洲央行(ECB)近日祭出「負利率」硬招,將金融業在ECB的存款利率降至負0.1%,基準利率降至0.15%、邊際放款工具利率降至0.4%,意圖藉此逼迫銀行將更多錢放貸給民間企業,進而刺激區內投資、提振消費需求,達到防止通縮的目的。

自2008年金融風暴以來,先進國家以非典型手段救市,已成新常態。此次ECB的「負利率」亦為非傳統措施,但作法卻類似日本在安倍政權上台之前的長期零利率政策,其目的也是促使存款自銀行流向民間投資與消費。不過日本經驗證明,由於對經濟前景不具信心,企業儘管借貸成本變低,仍不輕易擴大舉債投資,民眾儘管錢越存越薄,亦不願輕易消費老本,以致「經濟失落」現象難解。

如今的歐元區,經濟情勢雖比4年前改善許多,例如愛爾蘭已脫離國際紓困,也成功重返國際債市,但南歐「豬」國仍陷在勒緊褲帶的撙節困境,雙位數的高失業率令年輕世代前途無「亮」,負利率政策既出,極可能弄巧反拙,重蹈日本「經濟失落」覆轍。也無怪乎歐元區內對「負利率」的反彈聲浪四起,德國媒體就痛斥此舉「為許多存款戶帶來夢魘」,震懾度有如電影大師希區考克的恐怖片《驚魂記》。

為了突破「經濟失落」僵局,日相安倍提出的解方是射三箭:大膽的金融政策(引導日圓劇貶)、機動的財政政策(擴大公共支出)與創新的成長策略(調結構促投資)。其中,又以超級量化寬鬆引導日圓劇貶最具立竿見影之效。從ECB總裁德拉吉宣布「負利率」的政策談話顯示,ECB的箭袋裡確實也不止一箭,至少包括不排除再降基準利率、透過長期再融資操作(LTRO)繼續釋出4,000億歐元,以及購買資產擔保證券(ABS)等。但這些備戰工具,大抵不脫安倍的第一箭(亦即寬鬆貨幣政策),而大膽程度卻又無法超越美、日央行。

由此,也不難看出ECB決策效力的侷限性。雖然它貴為歐元區最高的貨幣決策機構,但由於18個成員國仍保有財政、經濟政策的獨立決策權,且各自的競爭條件不同,財政鬆緊(第二箭)與成長規劃(第三箭)誠難趨於一致,有時還會相互牴觸,因此既無法為第一箭助攻,甚至會有扯後腿的風險。

撇開無第二、三箭為後盾不談,ECB「負利率」本身的效用也有待商榷。理論上,降息或注資可引導幣值貶值,顯例正是日銀的超級量化寬鬆促使日圓在最近20個月內重貶逾25%,有效提升日企出口競爭力並改善營運體質。反觀歐元走勢,在5月初逼近1歐元兌1.4美元高點之後,雖因期待ECB再祭寬鬆措施而回貶,而在ECB公布決策後,也一度跌落1.36美元之下,但旋即又回升至1.3640美元的200日移動平均線附近,與外界期待的大幅貶值,相去甚遠。

其間的癥結就在於外國投資人「富貴險中求」,追買歐「豬」公債的興致不減,而區內銀行業在有利可圖下,也可能選擇買進更多成員國公債,而非擴大對民企放貸,其結果就是支撐歐元易漲難跌,徒為股匯債市的熱錢製造創富空間。

即使歐元如願貶值,對成員國卻利弊有別。其中出口大國德國可望獲利最多,但外債過多的弱國則有加重償債負擔之虞。換言之,假使歐元真如日圓重貶超過25%,甚至達到1比1的平價水準,成員國不僅無法雨露均霑,部分國家更恐未蒙其利先受其害。

由於歐元區先天是牛驥同皁的貨幣統合體,後天又不具大難來時各自飛的退場機制,4年來經由高層努力而勉強維持「貌合」,但越積越深的民怨卻透過各種方式傳達「神離」的現實。例如上述德國部分媒體對於負利率的激烈反彈,又如甫結束的歐洲議會選舉,反歐盟政黨快速竄起,成為「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統合新阻力。

基於世局的穩定,各國當然不樂見歐洲政治與貨幣同盟「合久必分」,但硬撐了4年的歐元區高層,是否有足夠的耐力與智力繼續撐下去?我們誠心希望,時間不是站在對立的一方。

#歐元區 #歐元 #負利率 #EC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