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考落幕,考生選填志願如瞎子摸象,痛不欲生,也有考生因作文沒寫好,從天堂掉到地獄、崩潰想死,12年國教高中入學制度設計不公平的地雷,全部炸開,免試精神蕩然無存,徒增家長及考生的痛苦。

12年國教終於上路,免試、多元入學是制度設計終極理想,以會考取代基測,希望國中生可以不用補習而快樂升學。本意良善,但經過政治力及社會力介入、激盪、妥協,會考及特招成為高中入學依據,制度扭曲變成四不像,理念相互矛盾。

12年國教高中入學制度可以用「化簡為繁」形容,把原本簡單的遴選制度,多元歸類成繁複不堪的遴選制度,加上制度的不周延,原本只是要當做學生學習評量參考的會考,卻變成另類基測,學生及家長在繁雜難懂的升學制度下,連寫志願都只能黑夜中摸索。

例如教育部一再希望家長不要分分計較,但會考每科僅分「精熟」、「基礎」、「待加強」等3級計分,每個等級級距拉大,基礎級同一等級就涵蓋了55個百分等級,對「望子成龍、望女成鳳」的家長,子女如落在級距前端,如何甘心歸類在同一等級。

志願序計分是12年國教設計最大敗筆,考生無法精準掌握自己的成績落點,家長跟著處於不確定狀態,內心之恐慌可想而知,只有教育部官員脫口說風涼話,要求家長及考生「不要斤斤計較」,完全無感人民之痛苦。

「不公平!」是憤怒家長最大怨氣。12年國教標榜適性揚才、舒緩學生壓力,結果多數學生感受考試壓力有增無減,因此會考成績級距一公布、面臨選填志願困擾,就一股腦爆發出來。

考生的焦慮、家長的憤怒,起因12年國教整套制度的不周延。因考生參加會考後,還得根據成績仔細研究填志願,再考慮是否要報考特招,這種先免試、再特招的免試制度,等同要學生兩次甄試,相較以前基測雖考試掛帥,至少考完就底定,不必再傷腦筋研究志願序。

12年國教高中入學制度荒腔走板,造成學生及家長莫大煎熬,雙北市長郝龍斌、朱立倫,台中市長胡志強都公開批判,連清大教授李家同也感嘆不如恢復基測,許多家長甚至懷念以前的聯考制度,再怎麼煎熬、升學壓力大,至少公平性讓大家心服口服。

選填志願序是12年國教最荒謬的設計,基北區把志願填寫也算分數,考生當然擔心只要填錯一個志願,學校志願可能連掉好幾個,甚至可能分發到偏鄉學校。而目前爆發的問題還只是開端,等超額比序出現爭議時,不公平罵聲恐怕更會響徹雲霄。

12年國教研議之初,社會大眾就充滿疑慮,所有考生、家長擔心的事,如今都一一浮現。面對家長一波又一波的抗議聲浪,教育長蔣偉寧昨天終於公開致歉,但道歉之後該如何改正呢?

教育部表明,為免更大爭議,今年規則不可能再改。也就是擺在眼前最殘酷的事實,是第一批白老鼠的遊戲規則無法改,否則更會大亂。換句話說,今年參加會考的27萬多學生,成了第一批12年國教教改白老鼠,是設計不良制度的祭品。許多家長與學者專家都感嘆,已廢除的基測與聯考制度,固然是填鴨式教育的元凶,但至少在公平性不會被質疑,符合人性需求。因此教育部在堅持12年國教免試、多元入學的精神下,必須全面簡化考試。

以這次基北區、高雄區及中投區要求公布更細成績組距爭議為例,教育部堅持各招生區公布「免試入學超額比序個別序位之比率及累積人數區間」,考生查詢就可以了解落點,卻疏忽考生及家長想要的是公平,如果資訊不透明,只會加深誤解。其次是作文爭議,目前一般學科成績分成3級、作文成績卻分成6級,作文占的比重是否過重,也有檢討的必要。畢竟作文評分見仁見智,此次被選為滿級分作文範例,文章詞藻華麗,內容其實空洞,但評審老師喜歡,就增加考生進名校機率。

任何制度的設計都不可能十全十美,12年國教以免試為本,是正確方向,教改不可能、也不應再走基測甚至聯考回頭路,但教育部應徹底興革免試入學制度,包括會考比序應全國同調,成績統計資料公布要更細膩、免除家長及考生疑慮。

12年國教一上路就飽受各界批判,深層因素是明星學校不願釋出更多免試名額,這是難解習題,畢竟家長希望維持明星學校的特殊與菁英。但教育部一定要把入學制度修正到更符合公平原則,免試精神才有意義,否則12年國教只會是一場災難!

#志願 #會考 #國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