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亂竄的野狗咬死人,鄉公所未盡抓狗責任,判國賠200萬元(2003,4)。邊坡鬆動的落石擊傷人,國家公園處沒積極有效作為,判國賠1100萬元(2005,4)。就連馬路一個小小水溝蓋和路面有落差,導致機車騎士車禍事故,公路總局都遭判養護不當過失;那麼請問,一個造成3年來近30萬家庭惶惶難安、青少年錯誤認知的災難政策,馬政府要怎麼賠?

1983年起規畫,歷經10多任教育部長的12年國教,儘管萬方質疑,卻在馬英九一人意志下登場。5月17、18日會考完,遊戲規則邊罵邊修,一個所謂「打破明星學校」的美意改革,淪為一場從比序、志願序、作文等皆操之在人的盲目賭注。

面對考生哭泣、家長焦慮,沒有正式道歉,沒有集體檢討,江揆在院會耳提面命,不是追究官箴責任,而要教育部專線解說、全力安撫;蔣偉寧蒸發躲了1周,公開露面只吐出了「不好意思」4個字。至今仍在霧中找路的12國教,若要說帶給了整個社會什麼啟發?毋寧是眼睜睜地在30萬個孩子面前,毫無羞恥的上演了這場「權力專制、國家說謊」的負面實境秀。

時序倒回3年前,馬英九在建國百年元旦文告宣示:12年國教「全免學費、大部分免試」,孩子們開心入學,天真以為躲過了升學主義,但自此官、校、教三方激烈拉扯,制度一改再改。隔年,國教拍板強調社會參與,不計在校成績,但「公益服務」見真章,孩子改忙上街搶發票、到老人院找事做,更參加不大有興趣的各項比賽,不明就裡的複製著「形式主義」,滿足大人即興開出的每一個條件。升上9年級,突然間,獎牌功過和服務時數全不重要了,大家乖乖回教室K書,別忘了多補一科作文。

總統文告那句鏗鏘有力的「全免學費、大部分免試」,早已面目全非。至於大人頭頭是道的五專高職和性向分析,不但早拋諸腦後,算算時間也已應變不及,還是應付會考再說,「好分數」拿到手,好學校還會遠嗎?

相對於被會考搞得無所適從的家庭,那些進入私立國中、以6年時間換取空間考大學的孩子們呢?這群沉默不語的家庭並非支持政府,他們正冷眼慶幸自己不信任政府的「先見之明」,靠自己的選擇,繞過了這場全國性的教育災難。但從國家長遠教育來看,各方白忙一場,卻全民都是輸家:一輸,摧毀孩子對國家體制的信任;二輸,逼迫孩子家長學校屈從形式主義及堆砌詞藻的八股文風;三輸,扼殺了原按部就班可能成功的適性基本教育。

台灣教改喊了幾十年,出國觀摩考察簡報堆得沒處放,卻從沒融入台灣社會特性和考量世界趨勢。馬內閣個個都博士,學問皆比好,卻沒人真正了解中小學教育的盲點,這堂會考的教訓,30萬個孩子長大也不會忘記。

#國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