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父母都是老師,重視親子教育,疼孫尚且如此縱容溺愛,何況其餘。可見祖孫之間本該只是疼惜,不該移來教養,教養還是父母親身為之較宜。

都說隔代教養不好,理論一堆,洋洋灑灑,且不如我來略舉數例說明,來得更親切易懂。

我和妻偶爾工作太忙,張小嚕只好託岳父母帶回旗山照料。回到旗山,張小嚕很快發現,父母嚴格禁止之事(如任性、不禮貌之舉、危險舉措等等),阿公阿嬤都會自動解禁。當然一開始阿公阿嬤也會堅持一點原則,但很快就被張小嚕先之以失望、繼之以假哭、終之以地板耍賴,一一突破防線,阿公阿嬤一退再退,終至無可退讓時,阿公終於忍不住,對著再次亂發脾氣又橫躺地板耍賴的張小嚕捏了一下大腿,張小嚕登時淚眼婆娑、嚎啕大哭。原本義憤填膺的阿公,忽然氣餒了,漸覺下手太重,到底怎麼一回事,哪能這般狠心,這是阿公該有的行為嗎?捱到晚上,還提心著牽掛孫子記仇,小心翼翼偷覷了張小嚕幾眼,感覺情況還好,便趕緊示好求和。──不用多久,就會看見張小嚕神情舒爽躺在阿公肚子上,悠哉地吃著花生、看著電視。

岳母退無可退也只能打電話抱怨:「嚕嚕現在越大越皮,怎麼講都講不聽!叫他睡覺不睡,叫他吃飯不好好吃,一直玩一直玩!」我對岳母說:「嚕嚕講不聽,就打啊!」岳母滿懷憐惜:「爸爸媽媽不在身邊,已經很可憐了,打不下去啊!」我說:「那兇他啊!兇他也有用!」岳母說:「嚕嚕這麼可愛,我兇不出聲!」──妻在電話旁得知,笑說這是兩套標準,小時候他們兄弟姊妹若這樣,肯定挨罵、被打!

岳父母都是老師,重視親子教育,疼孫尚且如此縱容溺愛,何況其餘。可見祖孫之間本該只是疼惜,不該移來教養,教養還是父母親身為之較宜。

就像張小嚕時常與我阿母爭吵,兩人見面必要彼此捉弄一下才願善罷甘休,然最後必有一個先告狀,也必有一個要挨罵,紛爭才能消弭。而沒被罵的那一個,很奇怪,馬上又過去示好。示好之後沒多久一定又會發生紛爭,又要排解,又要處罰,又要示好,周而復始,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祖孫倆卻樂此不疲。活像家裡有兩個小孩似的!

這一天,張小嚕剛從旗山回到台北不久,竟把髒黑手指放進嘴巴,張媽咪警告一回,仍無動於衷,還把手指往嘴巴送,張媽咪怒目兇聲再次警告,張小嚕過慣承平日子,依舊嘻皮笑臉地吮手指,忘了爸媽的底線和原則是很明確的。只見張媽咪迅即起身、逼近,逕往大腿狠狠捏一把,張小嚕登時淚盈眶眥、嚎啕大哭。

平時愛與張小嚕吵鬧的阿嬤,這時居然捨不得,動了側隱之心,對我抱怨道:「對啦!不是伊生的啦,才會捏這大力!」天啊,這是甚麼話,張小嚕怎不是妻生的?只聽得我阿母繼續埋怨道:「就是剖腹,生得順順利利,不知生孩艱苦,才會這樣打孩子!」我一聽,哭笑不得,反問我阿母:「你平常時不是也常常捏他!」我阿母一聽這話不對頭,急忙解釋:「我只是輕輕捏而已!」我一臉不以為然,我阿母便直接轉頭問張小嚕:「阿孫仔,阿嬤甘會這樣給你捏!」

張小嚕雖然哭得淒切(其實裡頭有七八成的成份是表演性質),聽了阿嬤的問題,回答倒是冷靜:「有!」

「黑白講,我何時給你捏!」我阿母急了。

「有!阿嬤你有給我捏!」張小嚕一口咬定。

「黑白講!」

「沒,我沒黑白講!」

紛爭又開始了。──且讓我們暫時先從這回爭端稍稍跳脫出來一下:隔代教養,算了吧,隔代疼惜就好了。

沒多久就聽見張小嚕大喊了:「爸比,阿嬤捏我啦!」

「黑白講話!我以前敢有給你捏,沒給你捏一下,攏黑白講話!」

「爸比,阿嬤捏我啦!」

──這回爭端過了好幾天,我又一如往常問張小嚕有沒有愛旗山阿公和阿嬤,他說有。接著我又問他,那你有沒有愛十樓阿嬤?我很怕他會因為我阿母不可理喻而開始討厭她,但張小嚕的回答很讓人意外,他說:

「我愛啊!我很愛十樓阿嬤喔!」

#張小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