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歷史夾縫中飄零的淡水蜑家棚,十年前因老舊、髒亂又違建,差點遭整地拆遷而消滅,所幸終以「村子與榮民共生」的自然凋零法獲緩。地方民代及文史工作者的態度不變,仍堅持安置這群榮民及遺眷,小村落改造為「鼻仔頭史蹟公園」。

遊客們從捷運淡水站後方往關渡大橋方向眺望,總見一叢叢翠綠的紅樹林,高腳屋沉靜矗立其中,尤在白霧瀰漫觀音山的襯托下,宛若一幅美麗的水彩畫。令人不由得驚喜,高樓林立的城市裡,竟留下如此原始卻動人的景象。

「我不會有發達的一天,現在活著不過是等待死亡的到來。」隨年華老去,村落的榮民們,無法抵抗病痛摧殘而辭世,鄰居陸校長以漂流木製成小提琴,廣為人知,但他2、3年前也遭逢車禍往生。居民愈來愈少,房子愈來愈殘破,留下的盡受後人嫌惡。

淡水鄧公里長邱美津說,當年計畫拆遷時,她提出「自然凋零」的建議極力阻止。如今榮民一一逝世,照理來說要拆遷,但下一代該何去何從?政府期盼他們自力更生,但也該協助重生。「不應以現代眼光及法規,嚴厲審視前人遺留下來的生活。」

「淡水應擴大『古蹟文化園區』至整座文化城,蜑家棚、生態等涵蓋其中。」淡江大學建築系副教授黃瑞茂指出,淡水河岸景觀近年不斷改變,蜑家棚屹立不搖,確實有維護及記錄其歷史、文化與建築等各方面價值的必要性,成立「鼻仔頭史蹟公園」是方法之一。

淡水區長蔡葉偉表示,這些人曾經歷艱苦的日子,早期未受到完善照顧,現在做還不遲,「安置」是必要的;房子可仿照韓國漢江「留一棟」作法。

#一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