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綠建築推了15年,至今只混出9個指標,且禁採大片玻璃,有夠荒謬!」台大生物環境系統工程系退休教授、中華綠建築協會理事長韓選棠激動地說,現在就連中國大陸部分省市都規定新房子須採用雙層玻璃及斷熱窗框,台灣卻連「帝寶」都沒有這種節能建材,足見國內營建法規有多落後。

營建署署長丁育群表示,他對綠建築指標的細節不太清楚,至於要不要使用雙層玻璃及斷熱窗框則涉及自由市場機制,民主國家很難強制。副署長許文龍則說,綠建築指標是建築研究所提出,經專家學者組成的建築技術審議委員會審核後形成政策,營建署只能尊重。

66歲韓選棠中原大學建築系畢業後,在德國卡爾魯斯大學取得建築系博士學位,擁有台灣建築師執照,也是德國認可的工程師。求學背景讓韓選棠對講求環保、節能的德國建築多所推崇,面對國內多年來只是原地踏步,他有說不出的無奈。

韓選棠說,1973年全球爆發第一次能源危機,促使德國政府認真面對居家節能的重要性,「實驗證明,採用雙層玻璃比未使用雙層玻璃的住宅,至少可節省3成的電能。」

利用大片玻璃引進陽光,減少室內開燈,也是德國常見的節能設計,知名建築如柏林火車站、慕尼黑汽車博物館等都是最好的例子,「台灣綠建築指標卻規定窗與牆須符合一定比例,做法與先進國家背道而馳。」

更甚者,即使冷氣房也可打開的內倒窗,在德國已有120年歷史,不但連古蹟新天鵝堡都有圓形的內倒窗,現代德國從一般住家到百貨公司、國會大廈,更高達95%都採用有助通風、降溫、節能的內倒窗。

然而轉眼40年過去,即便是雙層玻璃在台灣也未能普及。韓選棠說,雙層玻璃的價格是單層玻璃的6到10倍,成本比較貴,但國內就算是一坪賣到100萬元的豪宅,用的還是單層玻璃,「這根本是政府縱容建商收取暴利回扣,欺騙老百姓。」

#德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