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媽媽前天才打電話給我,說我農曆生日60歲了,這麼多年,在這麼多不同的地方創作,醫院、企業、法院,但這次能在陸軍營區創作,真的很特別,是我最好的生日禮物。」搓著下巴的鬍子,李良仁笑呵呵說著。

問他還有什麼地點想「攻破」?「港口或機場吧,那是國家的門面,人來人往都會看到,我要透過作品讓大家看見台灣的生命力、台灣人總是堅持的精神!」

畢業自台藝大雕塑學系的李良仁,是理繼文化藝術創辦人,也是紙風車319及368鄉鎮市區兒童藝術工程發起人,紙風車的執行長李永豐是他最小的弟弟。17日下午,李永豐陪著李良仁到營區確認最後的作品樣貌,兩人看似不羈又土性的對談中,李永豐道出李良仁不為人知的創作經歷。

「25年前,我哥藝專畢業沒多久,剛好是台灣現代藝術風起雲湧的時刻,台北市立美術館邀請他在大廳創作,他用竹子、油畫布打造了《天空》。誰知道,不到一周的時間,作品被拆掉了,因為有人去抗議:那不是藝術品,李良仁不是藝術家。」

李永豐當時也協助哥哥創作,知道作品被拆後,滿腔憤怒與不平,同時對藝術產生疑惑:「所以什麼才是藝術呢?誰才能稱藝術家呢?」

李永豐說,李良仁始終被看不起,一個南部北上的小孩,沒有美術圈的關係,又剛畢業就可以在北美館創作,當然被搓掉。「但我佩服他的一點,是他始終堅持創作,年輕時遭受不公不義的事情,竟然沒有逃走,我後來做劇團,他也不斷跟我討論創意與美學,對於藝術的追求,他沒停過腳步。」

李良仁對此笑得坦然,他說自己是打不死的蟑螂,創作是自己與這個世界對話的方式,也是傳遞美好的管道。「60歲了,我還是要繼續創作,要說有什麼願望,我希望紙風車368可以走得更平順,希望作品能持續展現台灣人的生命力與能量,還有,希望有天能把作品變成孩子的遊戲場,讓孩子在我的作品裡捉迷藏、溜滑梯,打造藝術遊樂場。」

#藝術家 #藝術 #畢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