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廣島原爆 河野史代充滿小確幸

 幽默觀生死  漫畫家河野史代善用小人物生活描寫大時代風貌,在新作《謝謝你,在這世界的一隅找到我》中,她藉著女主角阿鈴在戰亂中樂觀面對生離死別,呈現另一種看待廣島原爆悲歌的角度。(漫遊者文化提供)

擅以小人物生活刻畫大時代風貌的日本漫畫家河野史代,新作《謝謝你,在這世界的一隅找到我》在台出版,描寫廣島百姓的小確幸,提供另一種角度看待廣島原爆事件。

河野史代1968年出生廣島,是日本知名漫畫家,風格樸實、充滿人文關懷,常藉作品批判戰爭與社會現實,卻又保有女性的溫柔筆觸。出道時,就拿下手塚治虫文化賞新生賞,之後更兩度拿下日本文化廳媒體藝術祭漫畫類大賞,包括《夕◆之街,櫻之國》等作品被改編為電影、電視,在台出版有《街角花語人生》、《家庭煮夫》,擁有不少粉絲。

台灣動漫畫推廣協會理事長蘇微希指出,日本具有手塚式人文關懷的漫畫家不少,如谷口治郎、尾瀨朗等,但風格不同,「河野不以黑白分明的方式批判社會與戰爭,而是用文學式筆法百轉千迴的呈現歷史;是一種溫柔的批判」。

河野史代不喜歡華麗鋪張的人物情節,偏好書寫小人物的每一天。她曾說:「我的一生,將致力於描繪具有人性光輝卻隱而不言的小人物故事。」

新作《謝》是繼《夕◆之街,櫻之國》後,第二次描寫家鄉廣島。故事描述熱愛畫畫、單純天真的女主角阿鈴,從廣島市嫁到吳市,在戰爭中失去雙親、遇炸彈襲擊失去右手的人生歷程。由於吳市是她母親的家鄉,許多故事都來自母親的回憶。

故事雖描寫戰爭,但卻看不到血流成河或人物淚流滿面。河野以想像力及幽默感呈現戰亂生活的另一面。如阿鈴和老公周作的姻緣是「食人怪物」牽紅線;面對生離死別,阿鈴總用「幸好還剩下什麼」樂觀應對;面對戰死沙場的兄長,阿鈴沒留下眼淚,反倒突然發想畫下「鬼哥哥」漫畫。

河野說,戰災的悲慘程度並非只能以「死」的數字來衡量,「因為我沒有死過、也沒有當過別人,所以我不知道死亡是不是最糟糕的不幸。也因此,我試著體會故事中諸角色在『生』當中的悲歡離合」。

(中國時報)


推薦閱讀

發表意見
留言規則
中時電子報對留言系統使用者發布的文字、圖片或檔案保有片面修改或移除的權利。當使用者使用本網站留言服務時,表示已詳細閱讀並完全了解,且同意配合下述規定:
  • 請勿重覆刊登一樣的文章,或大意內容相同、類似的文章
  • 請不要刊登與主題無相關之內容
  • 發言涉及攻擊、侮辱、影射或其他有違社會善良風俗、社會正義、國家安全、政府法令之內容,本網站將會直接移除
  • 請勿以發文、回文等方式,進行商業廣告、騷擾網友等行為,或是為特定網站、blog宣傳,一經發現,將會限制您的發言權限或者封鎖帳號
  • 為避免留言系統變成發洩區和口水版,請勿轉貼新聞性文章、報導或相關連結
  • 請勿提供軟體註冊碼等違反智慧財產權之資訊
  • 禁止發表涉及他人隱私、含有個人對公眾人物之私評,且未經證實、未註明消息來源的網路八卦、不實謠言等
  • 請確認發表或回覆的內容(圖片)未侵害到他人的著作權、商標、專利等權利;若因發表或回覆內容而產生的版權法律責任將由使用者自行承擔,不代表中時電子報的立場,請遵守相關法律規範
違反上述規定者,中時電子報有權刪除留言,或者直接封鎖帳號!請使用者在發言前,務必先閱讀留言板規則,謝謝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