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商繁榮挾以開發主義思維,不斷衝擊,主宰著社會的普遍價值。務農,成為最沒出息的行業;農業,成為追求經濟成長的拖累。彰化平原,最富庶豐饒的農業縣,也快速淪陷。

1

濁水溪,台灣島嶼第一大河,全長約178公里,河域綿長而廣闊。主流發源於南投縣境,海拔三千多公尺的奇萊山北峰與合歡山東峰之間的佐久間鞍部,穿越崇山峻嶺,迂迴環繞,沿途吸納大大小小支流,匯集了中央山脈霧社溪、萬大溪、卡社溪、郡大溪等等諸多水系,水量十分豐沛,滔滔奔流而下。

流到中游水里段,再與發源於玉山山脈的陳有蘭溪水系「合港」;經集集到竹山段,再吸納發源於草嶺的清水溪水系,而在南投縣境的名間、雲林縣境的林內、彰化縣境的二水,三縣境交會處,出山區,入平原。

滔滔水流出了山區,頓失峭壁山谷天然屏障,水流漫漶,無固定河道,沖積而成彰、雲二縣境大扇狀的遼闊平原。

台灣島嶼多山多河流,年雨量十分豐沛;台灣農業的開發,和河川密不可分,凡有開圳設埤之處,皆成良好水田。

早在1720年代左右,相傳鹿港士紳、閩人大墾戶出資募集民工,在現今南投縣名間鄉濁水溪邊,建攔水壩、設閘門,鑿通渠,引濁水溪水,將曠野荒埔、茫茫草原,開闢為適合耕作之地。

當時灌溉區域包括彰化縣屬東螺東堡、東螺西堡、武東堡、武西堡、燕霧上堡、燕霧下堡、馬芝堡及線東堡等八堡,即名為八堡圳。

八堡本圳於彰化縣二水鄉源泉村設圳頭,分二圳,因此二水舊稱二八水。八堡一圳由二水經田中、社頭、員林、大村、花壇、秀水到鹿港諸鄉鎮;八堡二圳由二水經田中、田尾、永靖、埔心、溪湖、埔鹽到福興而入海。

大圳建有多處小水壩,陸續開鑿大大小小支流,縱橫交錯,灌溉範圍占彰化縣半數以上農田。這是清代台灣最早、最大、最完備的水利設施,也是彰化平原開墾的先聲。

日治初期,1907年左右,日本政府以水租、地方稅及貸款等資金,於溪州鄉大庄村、榮光村交界,築小水壩,進行修建莿仔埤圳水利工程,引進濁水溪水,圳渠流經濁水溪畔的溪州、埤頭、竹塘、二林、大城等彰南數鄉鎮,設有多處水閘,用來控制許許多多支線及分線的水量。沿線總共有將近二萬公頃的農田,仰賴她的圳水。

莿仔埤圳是台灣第一條人工開鑿的官設埤圳,在水利灌溉史上占有一席之地。

正因為濁水溪水量綿綿不絕,十分充沛,灌溉系統大小溝渠四通八達,造就了彰化平原物產非常豐饒的富庶農鄉。

不只水量充沛,濁水溪水最大特質,是高山峻嶺的上游,地質多屬易受侵蝕的板岩、頁岩、砂岩,不斷崩解,滔滔水流挾帶大量泥沙奔騰而下,俗稱鐵板沙,引進農田灌溉,泥沙逐漸沉積而成豐厚肥沃的黑色土壤,我們私稱為「黑金」。

什麼樣的土壤,長出什麼樣的作物;黑色土壤既有黏性、又含有豐富有機質,廣大農田以種植水稻為主,這就是「濁水米」煮成白飯,有點黏又不太黏,又香又Q的「祕訣」。

事實上,大好良田,幾乎種植什麼作物都適宜、都有優良品質,像溪湖蔬菜、員林水果、大村葡萄、二林甘蔗、芳苑大城花生、社頭芭樂、田尾花卉苗木、溪州尚水稻米……,都非常有名。

肥沃的黑土再加上西部平原穩定的氣候。這是何等得天獨厚、世世代代安身立命的好所在,也是島嶼珍貴的糧倉、台灣民眾日常食物的重要來源。

2

從1950年代,國民政府剝削農民、輕賤農業,大力扶持工商集團的政策下,原本以農立國、奠定大好條件的台灣農業,一連串節節敗退的現象,檢討不盡,令人浩嘆又浩嘆。

工商繁榮挾以開發主義思維,不斷衝擊,主宰著社會的普遍價值。務農,成為最沒出息的行業;農業,成為追求經濟成長的拖累。

彰化平原,最富庶豐饒的農業縣,也快速淪陷。幾乎歷任行政首長、地方民代政客,不知、不想把握上天恩賜的大好資源,照顧農民,培植農業,發展農業經濟,反而搶搭急功近利的潮流,趁勢大搞水泥建設,占據大片海岸,毀棄一地又一地農田,從七○年代大力推動工業區,完全未做整體規劃,遍佈全縣各鄉鎮;福興鄉福興工業區(1973年)、埤頭鄉埤頭工業區(1979年)、線西鄉彰濱工業區(1979年)、鹿港鎮彰濱工業區(1979年)、芳苑鄉芳苑工業區(1982年)、田中鎮田中工業區(1990年)、和美鎮全興工業區(1990年),以及近幾年新開發的二林精密園區、二林中科四期基地、正在環評爭議中的大城產業園區,和民間開發的北斗工業區,總面積超過五千公頃。

再加上彰化縣最北端、彰化市臭氣遠播、惡名昭張的台化工廠,最南端溪州鄉的正新輪胎工廠等等,獨立占據各地,至少千家以上的工廠。每一處工業區、每一家大小型工廠,造成多少嚴重的環境衝擊,污水排放到哪裡去?多少河川死滅、多少良田污染?風會吹、雲會飛,飄散空氣中的烏煙瘴氣,會隨雨水降落地面,毒害多少作物、毒害多少生物種類?

數十年來各式各樣的「建設」,幾乎將彰化平原大好農田,糟蹋殆盡。大概僅剩莿仔埤圳中上游的彰南數鄉鎮,還有便利的灌溉水源、還保留大片乾淨土地。

然而,彰化縣政府竟然也不放過,絲毫不懂愛惜這片珍貴的台灣糧倉,繼西南海岸國光石化、二林中科四期等大型開發案,又覬覦溪州農鄉,委託一家「開發公司」,規劃占領台糖用地約百公頃,名為「彰南產業園區」,預定引進橡膠等高污染產業。

「彰南產業園區」位置在溪州鄉最西南角的水尾村,毗鄰竹塘鄉、埤頭鄉、和雲林縣西螺鎮,不只會嚴重影響周邊村莊聚落的居住環境品質,方圓十多公里,數千公頃遼闊農田,勢必遭殃。

事實上,彰化縣十多處工業區,閒置面積很大,尤其是千頃以上的彰濱工業區,至今進駐率並不高;從「科學園區」轉型為「精密機械園區」的中科四期六百多公頃,目前只有少數小型工廠進駐。

私底下我們聽到縣府人員坦言,中科四期園區只租不賣,條件限制也比較嚴格,廠商沒有「興趣」;而彰濱海風溼氣重、鹽分高,廠房機器容易銹損,更不適合……。

所以呢,只好任其荒廢。於是縣政府再出面「工商服務」,委託「開發公司」巧立工業區名目,再向台糖「爭取」大片全新農地,再轉手販售給工廠(主要是少數幾家國內輪胎大廠),完全不顧這裡是何其珍貴的優良特定農業區,數千戶農家賴以維生,安身立命的好所在。

3

「彰南產業園區」開發案,當然又是縣政府拚經濟的一大「德政」,理由還是千篇一律、冠冕堂皇:「創造就業機會」啦、「帶動地方繁榮」啦……。

問題是,鄉親接受這樣的發展嗎?

幾乎任何地方的所謂「開發案」,或多或少總有贊成與反對、雙方民眾的衝突。

非常特別、或者說非常「弔詭」的是,「彰南產業園區」不只全縣環保團體抗議,全鄉無人表示贊成,而且,包括公職人員:不分藍綠的立法委員、縣議會議長、縣議員、溪州鄉長、鄉民代表、村長……一致站出來反對。唯獨縣政府完全不理會所有反對聲音,恣意妄為,「依法」積極進行「開發程序」。

這是什麼道理?隱藏什麼玄機?

如果這是必要的國家重大建設,還可討論,然而,很確定這只是為某些廠商量身訂做,無關乎什麼公共建設,為何罔顧地方民意、一意孤行?

2014年2月底,一群水尾村的在地青年,無意間由縣長施政宣傳單中得知,座落於村莊北側、一片綠油油的「水尾農場」,即將被縣府徵收、開發為「彰南產業園區」,將引進橡膠、塑膠等高污染產業,打造彰化縣為「輪胎王國」。

(文轉第19版)

#彰化縣 #農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