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寒(右三)出席由他首部編劇導演的電影《後會無期》發布會。(CFP)
韓寒(右三)出席由他首部編劇導演的電影《後會無期》發布會。(CFP)

路金波,這個名字總不免與韓寒綁在一起,作為韓寒的經紀人、事業夥伴,現任果麥文化傳媒公司董事長。韓寒不論是旗下簽約作家也好,暢銷書也罷,乃至近年推出《One.一個》App或拍攝電影,總是成為媒體、粉絲追逐且爭議的焦點。

「我發現自己最大的興趣是做商品,如何選用一種黃去定義歷史,如何選用一種藍去定義經典……。」從早期是大陸網路文學鼻祖之一,到參與經營萬榕書業,及至今日自行創辦果麥文化,路金波說:「以前一直做賺錢的事,最後發現其實賺不了大錢。」而現在的他,希望一切是照著自己有興趣的路子走。

磨練說故事方式

「我覺得孩子需要讀經典!」於是果麥投注心血,由大陸《追風箏的人》、《燦爛千陽》譯者李繼宏做經典文學如《小王子》、《老人與海》的翻譯,為了將原著的文化內涵翻譯到位,路金波舉例,包括對海明威的「語體學」研究論文,對於作者為何文字精簡,與他在戰地受傷是否有關等研究均在果麥和李繼宏的參考之列。也因此儘管書腰上的文案「迄今為止最優秀譯本」引起爭議,但路金波很篤定地說:「我們所做的事,至少30年內沒人能超越。」

儘管,路金波篤定而自信的商品,行銷手法往往在市場上掀起軒然大波,但路金波認為:「多元的發展是趨勢」當紙本已成為弱勢媒體,他認為自己要思考的是如何樹立起品牌更長的生命周期。以韓寒來說,除了每部作品仍維持100萬本的銷售數字,路金波也分析:「針對年輕族群,快速成長的第一是手機,第二是電影。」也因此韓寒監製推出App雜誌《一個》,近日更成為《後會無期》導演。路金波指出:「除了讓作品多元變化,對作者來說也磨練了不同的說故事方式。」

明年可望推出新小說

韓寒去年曾發微博表示:「朋友們就不用再催促新的長篇小說,後會無期。」當時大家解讀他將無限期封筆於長篇小說,但路金波澄清:「韓寒會持續寫小說,但不會再寫散文了。」就路金波的觀察,拍電影這樣的說故事手法,有些時候會讓韓寒覺得不過癮,但拍電影反而刺激了他繼續寫小說。此外,由他至今7部小說在豆瓣上的評分,從《三重門》的7.5分到《1988:我想和這個世界談談》的8.5分,路金波認為這幾年韓寒的小說確實愈來愈成熟,而新小說可望明年推出。

#路金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