僑生給人的印象總是很有才,也很忙,常四處打工,電影《冰毒》導演趙德胤當年的校園生活也是如此,打工吃苦當吃補,如今晉升為台灣電影大導。也許你曾是趙德胤電影中的主角,因為他可幫過台北各高中拍過畢業MV呢!

一個貧農子弟用家裡惟一值錢的「1頭牛」換來1台摩托車;一個因買賣婚姻嫁到大陸的女子,急欲脫貧把小孩接回緬甸生活。無法擺脫的命運,把這兩個在緬甸僅能每日勉強求溫飽的男女連結在一起,鋌而走險運送冰毒,是他們惟一的出路;然而,富貴還沒到,危險已先至,片尾的震撼畫面令人驚懼,不只因為血腥,而是它傳遞的語言直指死亡和無路可走。

窮苦出身四處打工

導演趙德胤以緩慢推進的手法,將《冰毒》這樣一個簡單的故事,醞釀出令人窒息的強度,皮開肉綻的力道,得到世界影展的共鳴,獲得愛丁堡國際影展最佳影片,在柏林影展首映大獲好評,獲邀參展紐約翠貝卡、莫斯科、台北電影節等12個國際影展。趙德胤的成功,說明了一個導演是如何養成的。

在緬甸和大陸邊境城市臘戌長大的趙德胤出身窮人家,1998年於當地報名來台入學考試,共6,000人報考,他成功躋身50個錄取名額,「對我們來說,這就像中了大樂透一樣,因為來台灣後,我們可以到處打工,賺錢寄回家,這些工作機會在緬甸是根本沒有的。」

台灣的自由風氣可滿足求知若渴的年輕人,趙德胤說,「我們在緬甸找不到書可以看,台灣這裡卻是你想看什麼都有。」他的老搭檔、身兼製片和男主角的王興洪家境更令人難以想像,「小時候,爸媽經由滇緬公路去大陸工作或是做小生意,常因為一個坍方被滯留當地1個多月,存糧吃光了,小孩子肚皮怎麼填飽?一切只能靠自己想辦法。」

趙德胤的台灣求學生活,是每天照三餐到學校餐廳端盤子、收盤子,假日到外面餐廳當廚師,寒暑假到工地搬運大理石、拿電鑽做苦工。「我來台灣時,家人借錢買機票,給了我200美金(約台幣6,000元),1個哥哥、2個姊姊為我偷渡到泰國打工賺學費,我要趕快賺錢幫忙家裡還債。」賺錢不是為了要揮霍,時時懷著回報家人的心情,造就了趙德胤今日的成功。

李安盛讚強而有力

台中高工畢業後,他以全國四技二專設計系第1名考進台北科技大學,有次他朋友的家人即將舉行婚禮,想買台DV全程記錄,託他寄回老家,但當時緬甸發生翁山蘇姬再次被軟禁事件,緬甸嚴格禁止任何攝錄影器材進口,於是趙德胤只好自己留下DV,「我玩一玩機器,就玩出興趣來了。」

趙德胤原就讀設計系,視覺效果是他的強項,人家玩DV只做生活記錄,但他每天往學校圖書館跑,借來一堆影片,「別人只挑好看的電影娛樂,我是借知名導演的所有作品,一邊看一邊做記錄。」這麼認真,無非是為了打工,他勤接案子幫各高中拍攝畢業MV,每拍1個畢業年級可賺8、9萬元。

趙德胤做事不馬虎,從企畫主題、設計電影語言的符號、片頭短劇、串場、配樂,拍攝、剪輯全都自己來,「我敢說,成品品質一流,因為學生們很聰明,你用重複的手法拍,他們會打槍,怎麼跟上一屆玩一樣的東西?」他說:「我很早就出道了,很多同學其實早就看過,還演出過我的作品了!」

2007年,以畢業短片作品《白鴿》受矚目的趙德胤被廣告界延攬,他一邊念研究所一邊開始沒日沒夜的廣告人工作,1年內存到200萬,在老家蓋了棟洋房,「幫家裡蓋房子是我最大的心願,心願一了,我開始想還有什麼夢想,於是報名參加甄試,念了3周的金馬獎電影學院。」

去年金馬獎最佳影片《爸媽不在家》得獎導演陳哲藝曾說,自己最感謝的就是上過這個課程,趙德胤也表示:「金馬電影學院改變了我的一生。」因《冰毒》在海外得獎,文化部部長龍應台頒發10萬獎金以茲鼓勵,他感性說:「在台灣的自由民主下,有太多可能了,一個人的潛力會在這樣的環境下被激發出來。」

2011年開始,趙德胤接連以首部長片《歸來的人》、《窮人。榴槤。麻藥。偷渡客》受邀參加各國影展,《冰毒》更連連獲獎,還被李安讚譽「強而有力」。台灣不少導演「務虛」,作品少了血肉,趙德胤「務實」,片中不見血,但拳拳中的,「我的題材都來自生活。」《歸》片中,在台灣到處打工的學生終於賺夠錢,想回家過年時,前一晚卻在工地摔死了;回家探親,圍著你的親戚、鄰居裡就有幾個吸毒者,今天你還看到他們,明天就死了,《冰毒》的故事就是這樣來的。

工作嚴謹效率超高

趙德胤其實挺帥的,外表很潮,銳利眼神傳達出時時觀察周遭的藝術家精神。內心深處的趙德胤很草根,他的藝術不只在心裡澎湃,而是人生心願時常難以滿足的殘酷現實。草根性和曾為生活做的掙扎,都反應在他的作品和拍電影的方式。

演技受到李安稱讚的王興洪說:「我們團隊7人,10個工作天,100萬元,拍攝完畢。」那種拿不定主意要怎麼拍攝這場戲、在現場琢磨大半天、拍完不滿意重拍、臨時換場戲拍等情形不會發生在趙導身上,「他到現場試戲,給素人演員調整空間更改台詞,試到滿意就拍了,為了不浪費時間,有的戲會換角度拍。」

趙德胤很嚴格,女主角吳可熙因水土不服拉了10天肚子,照樣每天上工;拍緊張度最高的車站拉客戲時,導演混在人群中指揮演員,攝影機在高處偷拍,有一天等不到巴士進站,劇組強烈建議趙導換場景拍,「如果不同意我的決定,你可以買機票先回台灣。」他直言:「不堅定的導演,無法指揮團隊,就拍不出自己想要的作品。」

為了省錢、省時間,男女主角騎機車運毒時,把反光紙貼在男主角背部,幫女主角打光;怕攝影機震動太厲害,就把棉被墊在底下,這些導演自己講到都想笑的土法煉鋼,他同樣歸功於打工生涯,「求學時一起床就打工,打工完要念書、準備考試和報告,每天過得超忙,因此我做事特別注重效率。」

電影說自己的故事

短短5年時間,趙德胤大步踏前,發展近乎「奇幻」,「這都是命運。我大學會念印刷,是因為小時候我一個開沖洗店的鄰居教我攝影,他是個跑路的黑道,後來吸毒過量死了。我朋友買得起DV,是因為他老爸就是毒梟。」他低頭想了想:「其實最慶幸的是,我來到了台灣,如果留在緬甸,我不知道我能做甚麼。」

過去,趙德胤找錢拍電影是挨家挨戶都碰壁;現在,捧錢請他拍片的人紛紛登門來訪,「有人捧著幾千萬要我拍他們的劇本,但那不是我想說的故事,或是規定我用哪些演員,我都拒絕了。」他認為:「拍電影就是一門技術,技術是可以學習的,但電影的內容來自個人內心深處,來自每個人如何看這個世界,這是電影最可貴的地方,我希望繼續為我的電影找到自己的生命。」

趙德胤Profile

年齡:32歲

祖籍:江蘇省南京(第4代緬甸華僑)

學歷:國立台灣科技大學設計所畢業

經歷:工地工人、餐廳廚師、平面攝影師、平面設計師、廣告導演

作品:《白鴿 》、《華新街記事》、《歸來的人》、《窮人。榴槤。麻藥。偷渡客》、《冰毒》

冰毒(拒絕毒品 珍惜生命)

冰毒,即興奮劑甲基苯丙胺,外觀為純白結晶體,晶瑩剔透,故被稱為「冰」(Ice),由於毒性劇烈,被稱為「冰毒」。使用小劑量,有短暫的興奮抗疲勞作用,但易成癮,對腦部和身體影響甚鉅,傷者常產生幻聽和幻覺。

本期(1900期)《時報周刊》全通路加贈《航海王魯夫特刊》& 喬巴跨頁萌照外,邀請讀者繼續加入尋找「魯夫」活動。更別忘了接下來1901期「尋找索隆」與1902期「尋找香吉士」,要繼續來拼熱門動漫的限量禮品喔!

1900期《時報周刊》另送當紅韓團EXO-M跨頁帥照及登台特別報導。有鑑於炎夏來臨,本刊特別推出《HI健康誌》,每本不到百元,教讀者甩肉苗條秀出好身材,健康&減肥兼顧不是夢,還能抽獎獲得超值精美好禮。

(更多精彩內容,請詳見1900期時報周刊。訂《時報周刊》,送美食暢銷書【台南80攤】,請洽讀者服務專線:0810-000-668。)

#緬甸 #冰毒 #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