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世浩認為讀史重在「設身處地」的思辨能力。(記者李怡芸攝)
▲呂世浩認為讀史重在「設身處地」的思辨能力。(記者李怡芸攝)
▲呂世浩認為考古學亦是從遺跡中尋思古人價值觀的學問,圖為北大賽克勒考古與藝術博物館。(CFP)
▲呂世浩認為考古學亦是從遺跡中尋思古人價值觀的學問,圖為北大賽克勒考古與藝術博物館。(CFP)

開課講秦始皇,講到全球都有學生;現任台大歷史系助理教授的呂世浩,開的課程是台灣開放式課程聯盟(MOOC)的第一門中文文史課程,選修人數超過4萬人且兩岸都有學生。呂世浩自己則既是台大歷史博士,亦獲北大考古及博物館學博士學位,觀看兩岸的歷史教育,他說:「大陸紮實,台灣強調經世致用。」

呂世浩在台大所開的「古國古代歷史與人物」,被學生譽為「修不到會成終生遺憾」的課程,大陸也有不少人透過網路看他講歷史,直說「三觀(世界觀、人生觀、價值觀)被重塑了!」對此呂世浩強調,自己讀史是為了從古人的人生智慧尋找自己的人生解答,因此在教學上也特別強調思辨能力,但這並不意味著以懷疑、顛覆的心態看歷史與經典,反而是從反覆再三地研讀開始,呂世浩自己的史觀養成,就與20年的私墊教育有莫大關係。

台學風自由 陸重責任

從大學時代開始,呂世浩就跟隨人稱「毓老」的愛新覺羅.毓鋆,在其所創辦的「奉元書院」讀經,且一待就將近20個年頭。「毓老講學是原汁原味的四書五經,每年聽,重覆聽,老師隨著心境、體悟也會給予不同的詮釋。」

「傳統與現代學術,各有各的好。」讀北大考古學博士,則是呂世浩透過現代學術來看歷史的「時」與「變」。比較兩岸「最高學府」的學術風氣,他指出:「台大強調是自由人格的養成,而北大的學生更重責任感,當年京師大學堂時期強調『國家興亡匹夫有責』的精神,如今依然存在。」

讀史需 設身處地思考

不論是從私墊讀經典,或從考古學中根據遺跡、遺物,尋思前人的生活方式及價值觀,呂世浩說:「教育,應該是讓人成為知識的主人,而不是知識的奴僕。」回歸自己讀史為找尋人生解答的初衷,呂世浩強調:「歷史和其他學術的不同在於,檢驗一個道理是用過去無數的人生和時代來檢驗。」因此讀史應「設身處地」思索在現實中自己在古人的境遇和抉擇中,能做出什麼樣的決定。

「歷史告訴我們,所謂的自由意志,其實均受時代氛圍的影響。」呂世浩指出,中國古代認為個人存在於群體中,因此時代氛圍是「君君、臣臣、父父、子子」,講的是責任,而今人則有90%在談男女,渴望的是人生圓滿。

#兩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