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的醫療系統不但方便親民、醫院設備先進、保費還特別便宜、看病住院拿藥自負額又低,讓不少長年住在國外的老台僑紛紛打道回國,重新申請身分證,每月繳區區數十美元的保費,餘生就可盡情享受台灣美好低廉的醫療系統。

王丹最近因為疑似得了腦瘤,要求回台灣就醫。就只因為他曾經在台灣清大教過幾年書、繳過健保費,認為他「應該」有資格回台免費就醫,且要優先處理他的回台申請。其實這些老台僑與王丹都有個錯誤的迷思,以為台灣健保系統的經費全靠健保費支出,所以只要繳了幾個月保費,就理所當然可以享用。要知道全民健保的主要收入來源,是來自受薪階級納保薪資所繳的稅金。

而健保局經營管理費用,包含辦公設備和人員薪水支出等等,都不是用保險費支付的,而是來自稅收編列的政府預算。二代健保上路後,為了擴大財源,連兼職的額外收入也得繳交保費。

因此,未曾在台灣長期工作繳稅過的老台僑及王丹先生們,如果未來要在台灣看病住院拿藥,部分費用還是要仰賴台灣工薪階級共同承擔。

除了老台僑及國外特權人士回國啃蝕台灣健保制度之外,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恐怕是部分台灣人的貪婪之心。

就如同許多開著進口名車的「田僑仔」與建豪華農舍的假農民,還厚顏請領一個月數千元的「老農津貼」一樣,我們也親眼目睹許多家財上億的富人,患了慢性病長期臥床後,就不斷設法脫產,只為了能符合申請低收入戶一個月兩萬多元的長照補貼。

隨著家庭少子化與老人長壽化,健保經費恐怕會越來越拮据。我們無法預知台灣優秀的健保制度能持續多久,但是政府如果坐視這些啃蝕台灣健保的因素繼續擴大,我們擔心這個讓台灣人引以為傲的健保制度,可能會加速提前破產。

#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