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鐵宿舍原住民說故事。(邱明憲提供)
台鐵宿舍原住民說故事。(邱明憲提供)
台鐵日式宿舍。(邱明憲提供)
台鐵日式宿舍。(邱明憲提供)

「台中是向上的城市,這些年急 著手。」邱明憲認為,台中的快雖突顯了彰化的慢,但慢不是壞事,反而能在自己原有的節奏中,有著慢活的況味。

彰化發展甚早,在清治時期前便有城門建設,是中部重要行政中心,有錢人也不少,在乙未戰爭於八卦山落幕後,日本殖民政府接手治理,城內卻少有日本人居住,完全是「台灣人自己的城市」,於是成為台灣抗日文化與本土文化發展的基地,台灣反抗運動、知識份子常在彰化演講,賴和、謝雪紅都是彰化人。

但這樣的反抗精神,在二二八後被消磨,彰化開始改變,失去聲音。邱明憲表示,彰化人口大量外移,有錢人還是在,但讀書人已不多,因此改變的欲望不強,但黨外時期反對勢力出現,一直到近幾年開始有更多人關注彰化環境與文史發展,才出現改變的契機,但這些聲音往往在抗爭和古蹟拆除的場合才浮現,令許多有理想的青年感嘆:「究竟該用什麼方式對自己的城市發聲?」

「可惜的是,政府還是沒有思考,也不將希望放在年輕人身上。」邱明憲在這個夏天,打算發起和候選人對話的活動,因為城市治理有其重要性,「地方政府應該要想想,如何製造磁吸效應,讓年輕人願意返鄉,創造更多就業機會和發展可能性。」

#台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