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雄氣爆巨災,市府理不直而氣壯讓國人印象深刻,但檢討中央荒腔走板的應對,倒是有幫高市府背書的效果。中央的應變看不出有何章法,關鍵原因出在組織再造後沒有防救災的專責單位,只有行政支援幕僚機構,既對現況掌握不足,也沒指揮調度之權,缺失在這次氣爆完全凸顯。

6年前馬政府重新執政,組織再造快馬加鞭進入行動期,對災防這一塊的「手術」,是裁撤行政院「災害防救委員會」機關建制,另以「災害防救辦公室」的幕僚單位瓜代,既無行政權,也不能編列預算推動日常防救災訓練,只見災害發生官員姍姍進駐,換穿紅背心開會的新聞「畫面」功能;因而引發一波仿照美國「聯邦緊急救災總署(FEMA)」的成立國家級救災機構之議。

FEMA是70年代末期一連串大災難之後於1979年創設,統合軍、警、消防、醫療、民間救難組織等單位,直屬總統一條鞭式運作,這個制度運作的成效有目共睹,但在911事件發生後有了根本變化,認為不能只以災害防救為滿足,而是將災防納入國家安全的一環;在這樣的思考下,FEMA從直屬總統改隸新成立的國土安全部,總統以「緊急應變指揮中心(ICS)」指揮官的身分,透過國土安全部間接指揮。

降為二級機關的FEMA在2005年遇到新的問題,前所未見的颶風卡翠納重擊路易斯安納等南部州,超過事前FEMA的洪災救援計畫,讓FEMA的運作再逐次微調,但幾個大原則仍獲肯定。

一、聯邦層級:統合辦理各領域的人員訓練、資源統合、政策管理、減災規畫,平常做好救災與減災整備,一遇大型災難,有系統、有步驟、鉅細靡遺的將救災工作拉到最高張力。

二、耳聰目明:迅速掌握災難訊息,硬體統一,教育訓練統一,救災系統通訊統一,通關密碼統一,從ICS指揮官到地方救災基層溝通無死角。

對照台灣防救災的現況,確實差異極大。行政院層級沒有專責決策單位,只設置「災防會報」臨時編組,另有幕僚性質的災防辦公室;由各部會派兼組成的「災防會報」雖然任務寫得洋洋灑灑,但委員不具專業,來來去去,很難奢求能有專業、鞭辟入裡,或長期、治本的對症下藥。

務實不務虛也是FEMA精神。經常聽到政府自豪於災害防救法國軍部隊「不待命令、主動救災」的設計,立意雖良善,更重要的是具專業救災能力。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組織再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