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據中國大陸最新公布的海關統計,今年1~7月大陸自台灣進口衰退9.2%,同期間大陸自韓、日、美、歐及東協的進口皆呈成長,台灣在大陸進口市場的占有率已降至7.5%。

今年1~7月大陸自日本、南韓、東協進口的成長率仍有2%,自美國進口仍成長5%,自歐盟進口的成長率更達14.4%,相較於各國在大陸市場的表現,台灣真可謂「冠蓋滿京華,斯人獨憔悴」。

平常不注意兩岸貿易統計者,對於占有率7.5%這個數字究竟代表什麼意義,也許沒有什麼概念,然而長期觀察兩岸貿易發展者看到這項數字應該會感慨萬千,因為台灣在大陸進口市場占有率自1993年升至12.4%,很長一段期間一直是睥睨各國,高居大陸第二大進口來源,1993年南韓在大陸市場的占有率還不到台灣的一半,僅5.2%。曾幾何時,彼長我消,風光不再,怎能不讓人感慨。

台灣早年在大陸市場一直遙遙領先南韓等多數國家,主要是得力於「投資帶動貿易效果」。所謂投資帶動貿易效果是指台商登陸投資生產,不論設備、原料或零組件有極大比例自台灣輸入,因此台灣每年對大陸的出口快速成長,這個成長也就成為驅動台灣生產的重要動能。

但是,隨著本世紀大陸加入世貿組織(WTO)市場逐漸開放,加上大陸本地產業升級足以供應關鍵零組件,台灣於大陸市場的優勢逐漸消失。2005年台灣在大陸市場的占有率被南韓超越,此後台韓的差距日大,至今年前七個月台灣已降至7.5%,而南韓則升至9.3%,成為大陸最大的進口來源國。

台灣於大陸市場的優勢在二十年之間由領先而落後,由稍許落後而至如今遠遠落後於南韓,把既有的優勢拱手讓人,這個變化非一朝一夕所致,而是長久政策失當,朝野紛爭使然。這可以分兩方面來看:

首先,台灣產業升級的速度過慢。早在1996年許多研究即已示警,投資帶動貿易的效果極可能會被大陸本地或他國取代,但當政者並未認真看待此事。依據經濟部的調查,1996年大陸台商生產所需原料有50.3%自台灣進口,零組件及半成品有53.0%自台灣進口,至1999年兩者降至43.2%、45.8%;近十年隨著大陸本地的產業供應鏈日趨完備,加上不敵各國競爭,至2013年大陸台商生產所需原料及零組件向台灣採購的比率,已驟降至27.2%。

很明顯,投資帶動貿易的效果已日漸式微,台灣在電機設備及零件(積體電路等電子零組件)、光學製品及零附件(液晶裝置)、塑膠及其製品、鋼鐵等多數產品的市占率,近年皆已被南韓追平甚至超越。何以南韓尚未與大陸洽簽FTA就已如此凌厲?這顯然和關稅的調降無關,而是南韓產業競爭力快速提升所致。台灣產業升級政策歷經藍、綠兩黨執政十多年,竟在大陸市場向韓稱臣,令人浩嘆。然而最令人擔心的是7.5%的佔有率並非下滑的終點,依此情勢估計,明、後年可能還會再跌。

其次,兩岸經貿政策難獲共識。二十年來台灣對大陸貿易正常化始終是走一步退兩步,過去的戒急用忍,後來轉為積極開放、有效管理,沒多久又變成積極管理、有效開放;2008年藍營再度執政,兩岸經貿在簽署經濟合作架構協議(ECFA)後,本來可以逐漸正常化,詎料隨後的服貿協議在立院遭在野黨杯葛,場面混亂為歷年僅見,進而導致三月學運,兩岸貿易正常化停擺,如今非但服貿過不了關,連廠商引頸企盼的貨貿降稅談判也因此延宕。台灣原本可以藉兩岸貨貿協議的零關稅優勢扳回一城,但近年來一連串的風波已使得台灣在與大陸洽簽FTA的速度由領先而落後,只要朝野繼續對立,兩岸任何經貿協議的生效日期都將遙遙無期,隨著亞洲鄰國後來居上,台灣經濟處境必將更為困難。

南韓在中韓FTA尚未簽署的情況下已躍居大陸進口之冠,一旦年底中韓FTA簽署且生效,則如虎添翼,而台灣隨著朝野繼續消磨,服貿及貨貿協議繼續停擺,在大陸市場的優勢將一去不復返。以台灣高達四成的出口市場在大陸而言,其對生產、就業的衝擊當是不言而喻。

我們請在野黨看一下今年七月大陸海關統計,是要在野人士明白一件事,那就是台灣在大陸市場的優勢已逐年快速消失,占有率由12.4%降至7.5%,這是何等重大的警訊。這個情勢繼續發展下去,對台灣生產、就業、所得的影響有多大,反對黨可曾計算過?一年來在野黨於立院杯葛服貿協議、自由經濟示範區特別條例等有關兩岸經貿正常化的法案,這是愛台灣還是害台灣,所有國人都應該冷靜地好好想一想。

在此同時,我們也提醒執政黨必須發揮智慧、周密決策,提升兩岸經貿政策的說服力,並強化與產業界之間的溝通。如果能爭取多數業者的支持,在野黨自然喪失繼續杯葛的正當性。

#大陸 #台灣 #成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