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政院陸委會前副主委張顯耀去職事件,全貌至今仍未明朗,媒體及政治評論者多就當事人的模糊、片段、情緒性談話做推論與猜測,甚至有藏鏡人加碼演出,連「共諜」、「通敵」的冷戰時代用語都出現在報紙頭條,就讓人覺得匪夷所思了。亂象若持續蔓延,將對人民對政府的信賴、社會的穩定及兩岸關係造成嚴重傷害,後果不容輕忽。從穩定人心及兩岸關係大局思考,我們願對馬政府、媒體及大眾提出以下諍言:

首先,張顯耀去職的理由,從照顧生病的母親,演變成涉嫌通敵外患,甚至成為共諜,情勢發展全然失控,已對社會國家造成嚴重傷害。近日一連串部會首長因事去職,卻放炮對抗長官與體制,政治倫理蕩然無存,在其他國家幾乎是不可想像之事,某種程度已經宣告馬英九的領導無方,國民黨政府的失控,官僚體制的崩解。

其次,在兩岸關係方面,張顯耀是台灣的主要談判代表,居然被指控洩密、通敵,被中國大陸收買,如果大陸擴大解釋,或仿效台灣的政治文化做出情緒性反應,將會是兩岸中國人的悲劇,甚至會引發東亞地緣政治危機。對未來兩岸談判代表也可能產生寒蟬效應,沒人敢再勇於任事。張顯耀洩密、通敵若非事實,王張衝突情節步步升高,責任歸屬一定要追查到底。

第三,民意代表出任政務官通常對輿情比較有感,也有衝勁,但穩重不足,分寸拿捏容易失當,張顯耀身為政府首席談判代表,所謂大夫無私交,竟然把立委請託案面交張志軍,舉止確實失當。他維護清白的心情當然可以理解,但用玉石俱焚的激烈手段確實不多見,也不恰當。最後可能的結果是親痛仇快,讓大陸、讓國際社會和全台民眾看笑話,也給反對黨見縫插針的機會。對張顯耀的眼淚也許值得同情,但他的言行舉止,國人應該不會認同。

第四,照陸委會王郁琦主委的說法,張顯耀在任時似乎可以為所欲為,隻手遮天,直到接獲檢舉,方知已脫離正軌。張顯耀卻信誓旦旦,任內一切言行都遵奉長官指示辦理。真相究竟如何,必須從陸委會及海基會的運作規範,行政及國安體系的管控機制檢視。在民主國家,納稅人有權利要求政治透明,尤其處裡兩岸談判的陸委會及海基會,其內控機制更應該讓民眾了解、使民眾放心。媒體應該對政府兩岸談判的授權、忠誠考核及談判內容管控機制做深入的調查採訪,從制度面,而非八卦面監督政府的運作。

第五,有關張顯耀涉及私德、女色、貪瀆的傳聞,顯然不是事實,是否涉及洩密或其他行為,則有待調查釐清。如果本案只是當事人一時口快,或個性缺陷,講了一些過當的話,做了一些過度的情緒反應,各國多半是紀律或行政處分,不致於弄到不可收拾的後果。兩岸關係為重,本案一旦進入司法程序,不但調查程序曠日費時,真相難以迅速釐清,政治效應難免持續發酵,後續發展將陷入極不確定狀態。於今之計,監察院應立即介入,先做行政責任釐清,確定王郁琦與張顯耀兩造說辭的是非真相,如發現不法再移送司法審理亦不遲。火苗既生,就要迅速撲滅。

第六,一些評論認為,國家行政體制混亂亟待改造,但再度修憲改採內閣制,或取消國安會、恢復立法院閣揆同意權與副署權,台灣政治就可以上軌道嗎?以立法院朝野協商黑箱作業的現況,民眾對內閣制可能更沒有信心。當前政治亂象,其實是政治素質出了問題,擁有民主卻缺乏民主文化,有權力的人沒有責任感,先後兩任總統,一個只愛錢、一個只愛名,不見國家領袖對人民及社會應有的責任感,張顯耀言行更不堪聞問,在野黨也只希望政權輪替,明知不應為卻為之,心存「搶到政權再說」苟且之心。有權力與沒有權力的人、庶民與官員、窮人與富人、開發派與環保派、擁核與反核派之間,彼此沒有包容心,不能就事論事。一個沒有責任感與包容心的社會,就沒有享受民主的資格。台灣應該效法1963年那群年輕人,發起新「自覺運動」,從文化根基開始改造國家。

張顯耀去職事件失控,固然是台灣諸多問題冰山的一角,是台灣民主變民粹的極端化典型,其中既牽涉到制度的結構問題,更是文化素養問題,就危機管理而言,我們提醒馬政府,要以兩岸關係為重,要讓人民安心,務必用最迅速有效的手段釐清事實真相,做出果斷的處置,切莫坐視星火燎原。

#張顯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