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太陽花學運」領導人士在華府全國記者俱樂部舉行記者會。左二起:黃國昌,林飛帆,賴郁棻,賴品妤,周馥儀,陳為廷。左一為主持人王巧蓉。(本報系資料照片 劉屏攝)
台灣「太陽花學運」領導人士在華府全國記者俱樂部舉行記者會。左二起:黃國昌,林飛帆,賴郁棻,賴品妤,周馥儀,陳為廷。左一為主持人王巧蓉。(本報系資料照片 劉屏攝)

Fxxx是4個字母的英文單字,極其下流,毋庸多言。Sxxx也是4個字母的英文單字,意指排洩物,常用來罵人,但難登大雅之堂,屬於「7個不可出現在大眾傳播媒體」的字彙之一,近幾年來偶爾出現在有線電視的深夜節目,但無線電視、廣播仍然禁用。

將髒話帶進莊重場合

然而這幾天,這兩個字眼先是出現在華府的「全國記者俱樂部」(NPC),繼而出現在華府近郊的基督教堂中,令人詫異不已。把這兩個字彙帶到華府的,是台灣的幾位「神」。

幾位學運的領導人士訪美,假NPC會見媒體。其中一位回答媒體的提問時,用了Sxxx。令人吃驚的不只是此君用了這個字,更是因為此君在美國拿到博士學位,怎麼在這個場合公開使用這樣的字眼?是不知?還是明知故犯?

雖說只要付錢,誰都可以在NPC舉行記者會,但NPC畢竟是個莊重的場地。既然口口聲聲代表台灣的民主力量,總該有一定的水準吧。

還好,參加記者會的,沒有一位來自美國主流媒體,全都是台灣駐美記者。唯一的例外是美國《外交政策》雙月刊的沃泰姆(David Wertime),他在重慶住過,能說國語。正因如此,記者會全程以國語進行,無需翻譯。

隔天,仍然在學的幾位在教會與鄉親見面,其中2位穿著學運的黑色「制服」,即T恤上有「FXXX THE GOVERNMENT」字樣。還好是台僑的教會,一切都寬容。換了美國人的教會,大概不會讓這樣的人進門,更不會容忍以這樣的穿著在十字架下談政治。

這幾位人士說,美國之行有兩大重點,一是向海外感謝各界對學運的支持,一是「當面要求美國放棄『一個中國』政策」。這種說法當然很天真,更天真的是下面這句話,「我們很清楚,美國的一中政策是因為中國的強大經濟實力」。

美國的「一個中國」政策行之有年,與中華民國還有外交關係時,台北當局是代表全中國的唯一合法政府。美國在1972年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建交後,只承認北京政權是中國唯一合法政府,那時中國大陸的經濟實力是怎麼樣,舉一幅漫畫就可以說明一切。當時葉劍英以人大常委會委員長身分發表《對台灣同胞的講話》,即通稱的「葉九條」,其中第6條是「台灣地方財政遇有困難時,可由中央政府酌情補助」。在台灣蒸蒸日上、大陸一窮二白的年代,各界對葉的論調簡直嗤之以鼻。因而美國媒體有一幅漫畫:一個人騎著腳踏車,停下來,對著一輛賓士轎車裡的駕駛人說,「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僅此一例就說明,美國的一個中國政策,那裡是因為經濟因素?

學生要美國放棄「一個中國」政策,是要美國同時承認在台灣的中華民國?還是要美國承認台灣獨立?這在現實上有任何可能嗎?

幸好國外媒體未報導

學生反對兩岸簽訂和平協議,理由是「那是一個國家內部的協議,就不能讓台灣獨立了」。難道不簽和平協議,就有助於台灣獨立建國?

政治上的憧憬,可以是這幾位「神」終生不渝的奮鬥目標,無關是非。不過這幾位把Fxxx與Sxxx帶到華府,帶到記者俱樂部與教會,實在不是什麼台灣的光彩。還好,沒有美國媒體將之曝光。唯一到場的《外交政策》雜誌迄未發稿。

#台灣 #美國 #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