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仲夏以來,在歐、美以及亞洲等三地區的高收益債市中,唯獨亞洲高收益債市持續受到市場青睞,而亞洲高收益基金交易熱絡主要是因利差誘人,溢價有空間。

富達亞洲高收益基金經理人布萊恩‧柯林(Bryan Collins)說, 由於投資人對追求收益需求強勁,以致固定收益資產殖利率和利差不斷下滑和收斂,但亞洲高收益債券的高殖利率,利差還有收斂空間,加上企業違約率非常低,所以不斷有資金流入。

柯林進一步表示,亞洲高收益債市具有投資價值,尤其亞洲高收益債券利差仍有600多個基本點(1個基本點是0.01個百分點),加上亞洲高收益債相較投資級債利差倍數已來到兩個標準差的水平,意味亞洲高收益債比投資級債更具投資吸引力,若再搭配相對其他債市風險性資產的高票息,能夠提供足夠的評價緩衝,甚至有再溢價的空間,是追求收益和穩健成長兼顧投資者的核心理想標的。

柯林認為,穩定的亞洲總體經濟展望,加上亞洲高收益債不斷去槓桿,有助信用品質改善,加上存續期間短,與主權債和主要股市的相關性低,亞洲高收益債券是投資組合裡多元分散風險的資產之一。

在產業方面,柯林除了看好精選大陸地產與雙印基礎工業,也看好亞洲科技、零售與博奕等產業。

他說,大陸地產因政策穩定經濟前景,今年先期的表現疲軟,目前買方投資信心好轉已逐漸回穩,加上上市地產開發商流動性壓力輕,市佔率穩固,且到期年限的債務管理得宜,同時大陸的利率政策又與美國利率政策脫鉤,可以運用許多籌碼來調控,他並不擔心美國量化寬鬆退場後對投資組合持債的影響,反而對精選的地產債很有信心。

此外,他也看好基礎工業,但亞洲高收益債市中的基礎工業涵蓋很廣,從金屬礦業、鋼鐵、化學到建材,追蹤美銀美林亞洲高收益債指數的成分企業,目前建材與金屬礦業的稅前息前攤銷前淨利率分別在20%與15%以上,遠優於整體平均8%以上,化學產業則略高於平均,都有不錯的選擇標的。

至於科技業,委外的亞洲代工半導體與封裝測試以及網路數據中心/企業需求自谷底復甦,成長前景看好。澳門的博奕業,由於現金流量強健,營收總額穩定與利息保障倍數高,投資具吸引力。

#穩定 #柯林 #亞洲 #空間 #基礎工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