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反對派與北京中央政府圍繞2017年特首普選展開的政治較量終於告一段落。上周日,大陸全國人大常委會通過關於香港普選問題的決定,明確從2017年開始香港特首可經普選產生。不過輿論最關注的是決定中白紙黑字地寫道:「必須堅持行政長官由愛國愛港人士擔任的原則……行政長官普選辦法必須為此提供相應的制度保障。」換言之,當局兌現了《基本法》中關於香港普選的承諾,同時也為普選劃下了紅線。

官媒一錘定音

《人民日報》在頭版發表社論,強調全國人大常委會的決定「體現著中央和特別行政區政府的一貫立場,也代表著香港社會的主流民意。」該報指出,香港社會關於普選問題的核心爭議在於:要不要遵守《香港基本法》,要不要堅持愛國愛港者治港的界線和標準。文章批評香港「一些人」爭所謂「真普選」的實質,無非是想把香港變成「獨立或半獨立的政治實體」。社論最後一錘定音:不能允許與中央對抗的人擔任行政長官,這是基本法的根本要求,也是中央政府的底線。

面對香港「極端反對派」的強烈抗議,《人民日報》海外版的響應也毫不客氣。文章指責極端反對派爭「真普選」只是為了一己私利,並且解釋中央之所以要把話挑明,是因為一些公然對抗中央、跟基本法唱反調的香港政治人物想通過普選角逐特首大位。作者最後嚴厲警告極端反對派不要利用自己在香港立法會的關鍵少數席位破壞普選,否則「將成為不折不扣的歷史罪人」。

在香港問題上擁有特殊話語權的《環球時報》負責說更難聽的話。在題為〈香港激進反對派是紙老虎〉的社評中,該報毫不留情地指出:「香港反對派叫得很凶,但他們手裡沒什麼真正的牌。」在隨後發表的另一篇社評中,該報嘲弄香港反對派「不知天高地厚」,字裡行間甚至不乏威脅的口吻:「歷史的冷宮和垃圾堆裡擠滿了曾在全球聚光燈下與北京中央政府對抗的主角,如果香港極端反對派一條道走到黑,那裡也將是他們的去處。」

儘管官媒的文章正義凜然,不容置疑,但最高當局為香港普選層層設限的做法還是引起了一些網路意見領袖的非議。華東政法大學的憲法學教授童之偉對官方奉為圭臬的「愛國愛港」說頗不以為然,他在微博上呼籲學者應站在基本法而不是任何特定政治立場上發聲:「嚴守基本法就不會扯那多皮。沒必要在基本法之外另提一些單方面認為天經地義、實際上含義模糊的標準。」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賀衛方更是情緒激動:「多奇怪啊,總說絕大多數港人是愛國的,為何又不敢放開讓港人自由選舉?主權在手,駐軍在港,到底怕什麼?」

中央穩操勝券

也有人擔心2017年普選會成泡影,故在網上主張雙方各讓一步。@榮劍2008就寫道:「如果香港立法會不通過此方案,香港特首將依舊沿襲原來辦法產生,特區政府政治信用何以維持仍將是一個無法解決的難題。既然中央是最大的民主派,民主就是妥協,不妥協必兩敗俱傷。希望各方發揮政治智慧,推進香港民主進步。」

面對北京的攤牌,香港「占中」運動的發起人戴耀廷已承認對中央施壓失敗。不過,目前只走到香港政改五步曲中的第二步,接下來最關鍵的是香港立法會能否通過普選的具體辦法。香港的所謂極端反對派決不可能輕易服輸。但問題在於當北京明確底線後,反對派要麼接受他們認為的「假普選」,要麼就在不普選的老路上原地踏步。從這個角度來看,大陸中央政府似乎已穩操勝券。

(作者為大陸自由作家、大學教授)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