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曉陽復出 《哀傷紀》細寫人生

30多年前以《停車暫借問》轟動港台文壇的鍾曉陽(本報資料照片)

30多年前以《停車暫借問》轟動港台文壇的鍾曉陽(見圖,本報資料照片),曾停筆隱遁10多年,2007年提筆復出,繼經典作《停車暫借問》、散文《春在綠蕪中》重新出版後,近日終於推出讀者們殷殷期盼的小說新作《哀傷紀》。

中篇《哀傷紀》與28年前的舊作《哀歌》收錄在同一集子出版,頗有對照之意。一樣描繪純淨動人的愛情,和最終的錯過,但新作時間跨度更長,人生的歷練滄桑更深刻,主角金潔兒也與鍾曉陽一樣,都走過了半百歲數。

相對於《哀歌》中那個「我以為只要全心全意地愛就行了,只要不顧一切地愛就行了,只要相信自己在愛,就行了。」的少女,《哀傷紀》中的金潔兒說:「二十年沒多長,不夠我們脫胎換骨,只夠我們世故些、困頓些、幻滅些。」

儘管筆下的愛情扣人心弦,鍾曉陽說:「我沒有要寫愛情,我寫的是人與人間的關係,」她沉吟道:「人生不都是一直尋尋覓覓,相對於結婚、成家、生子這樣理所當然的人生歷程,金潔兒走了一條迂迴的路,那些捉摸不到與變幻不定的,就是我想寫的。」

但磨啊磨,《哀傷紀》竟寫了整整5年,從《哀歌》衍生出來的角色一直演變,鋪陳成金潔兒與3個男人和高中摯友綿延半生的相遇、交錯與重逢。鍾曉陽擅寫人,每個人物都形象鮮明,細節躍然紙上,她說,「每個人物對我來說都很真實,而金潔兒可以是我,也可以不是。」

對於寫作緩慢,她不無懊惱地說,「設定好的小說我不會寫,但也不能沒有底,所以腦子裡先用一些場景作為座標,出發下去。」寫作過程停停改改,幾度毀棄重來,「花時間的倒不是情節,而是找個我喜歡的調子、能夠寫下去的結構。」

不過對於寫作,如今她很篤定說:「創作整個都很快樂,只要能再寫就快樂,痛苦也是快樂的一部分。」她比喻像爬大山,她喜歡有點難度的、挑戰性的寫法,像這篇寫了5年,「才覺得值得寫。」

《哀傷紀》的結局在一封沒有回覆的信件,金潔兒收到信的回應是什麼?鍾曉陽又回到典型的欲言又止,「不需要了。」她說,不需要再寫更多了,「到此為止,剩下的交給讀者去想,這樣子很活,我也很期待。」

(中國時報)


推薦閱讀

發表意見
留言規則
中時電子報對留言系統使用者發布的文字、圖片或檔案保有片面修改或移除的權利。當使用者使用本網站留言服務時,表示已詳細閱讀並完全了解,且同意配合下述規定:
  • 請勿重覆刊登一樣的文章,或大意內容相同、類似的文章
  • 請不要刊登與主題無相關之內容
  • 發言涉及攻擊、侮辱、影射或其他有違社會善良風俗、社會正義、國家安全、政府法令之內容,本網站將會直接移除
  • 請勿以發文、回文等方式,進行商業廣告、騷擾網友等行為,或是為特定網站、blog宣傳,一經發現,將會限制您的發言權限或者封鎖帳號
  • 為避免留言系統變成發洩區和口水版,請勿轉貼新聞性文章、報導或相關連結
  • 請勿提供軟體註冊碼等違反智慧財產權之資訊
  • 禁止發表涉及他人隱私、含有個人對公眾人物之私評,且未經證實、未註明消息來源的網路八卦、不實謠言等
  • 請確認發表或回覆的內容(圖片)未侵害到他人的著作權、商標、專利等權利;若因發表或回覆內容而產生的版權法律責任將由使用者自行承擔,不代表中時電子報的立場,請遵守相關法律規範
違反上述規定者,中時電子報有權刪除留言,或者直接封鎖帳號!請使用者在發言前,務必先閱讀留言板規則,謝謝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