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來,台灣政府要發展文創產業可說是用盡力氣,從籌資、輔導、投資優惠到銀行融資無不看到政府用政策極力鼓吹。然而,文創業只守在台灣市場可能會面臨欲大不易的窘態,至於走出去,礙於文創產業的地域性特質強,似乎走出去最佳地方仍以華文地區最大市場中國大陸為首選。

中國大陸龐大市場的確深深吸引台灣文創業者,長期觀察大陸文創市場的普華商務法律事務所主持律師蔡朝安卻認為,中國大陸當局對文創內容在意識型態上的調控,仍未放鬆;另外,因大陸地幅廣大,執法力度不彰,面對仿冒者打帶跑的投機作法維權工作不易落實,進軍大陸的美夢並不如想像中容易。

中國大陸為了發展文創產業,目前在全大陸就設有20多個文創產業園區,蔡朝安指出,大陸是希望可以藉由文創產業園區的規劃,提供較佳的創意發展環境,以利上、下游供應鏈的群聚效應;在政策工具方面,大陸對於文創產業園區除了提供租稅優惠之外,並再輔以優惠房租補貼、政府扶植資金等非稅鼓勵措施,藉以帶動文創產業發展。

台灣業者若僅看到上述的優惠就貿然進軍大陸,蔡朝安認為,最後難保不會鎩羽而歸。蔡朝安分析,依據大陸國務院出版管理條例(及「外商投資產業指導目錄」來看),針對視覺藝術、出版、廣告、數位內容,准入採正面表列,其審批仍係採取採正面表列模式,對於上游到下游的文創產業,採取原則上限制的政策。換言之,法令上的高度管制,仍然是文創產業在大陸地區發展的不確定因素。

蔡朝安不諱言,審批權在人家手上,進得去或進不去都有不確定的政策性思考,台灣發行商因看好大陸市場而籌拍,最後進不去,反而為隱藏地下的仿冒業者作嫁,給了他們不法投機機會。蔡朝安倒是點醒文創業者進軍大陸最大困難在於維權工作,文創事業本身的模仿成本很低,大陸盜版或仿冒都以打帶跑,抓不勝抓;而文創業者落實打假的成本又太高,不易見到成效。

蔡朝安律師觀察現階段大陸地區在維權上遇到的四方面狀況,提供有意進入大陸地區佈局文創事業的業者加以參考。

首先,當地行政命令或政策宣示,常高於法律條文。如果僅以法律條文為據,卻沒有與當地政府作有具體的溝通,了解其行政機關的態度,常常會有狀況外的情形發生。

其二,大陸地區令出多門,且法令與法令間不見得互相一致。大陸的文創產業發展不是很成熟,主管機關也不是很熟悉文創業分類,一項業務,可能不止一個部門宣稱有職掌權,以致於讓企業難以適從。

第三,法律解釋的彈性較大,真正產生作用的意見,往往因承辦單位的主觀見解而有差異。例如,出版管理條例就充斥許多不確定性的法律用語,對業者而言就很難照表抄課,許多事情都要請示主管機關,而請示的結果不見得都能與預期相合。

第四、大陸的智財權、商標、專業著作權等規定,在法律的內容上都已接軌國際,執法人員的素質也不低,但是,在落實執法上,卻常常不見得符合期待。且要有效查緝盜版,可能必須要不同的查緝單位通力合作,才能有效打假,然而,各機關在協力辦案方面,有時候難以整合,加上地方政府又難免有保護主義,打假仍然很難落實力道。

#中國大陸 #中國 #大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