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社會的老化現象越來越受關注。台灣65歲以上的老年人口,從民國82年起就超過人口比重的7%,進入所謂的「高齡化社會」;根據國發會估計,從民國82年起經過25年,亦即民國107年將因老年人口比重超過14%,正式進入「高齡社會」。接著因為與「少子化」並駕齊驅,更加速台灣社會人口結構更快速老化,民國107年後只經過7年,也就是在民國114年,老年人口比重將提高到20%以上,使台灣成為「超高齡社會」。

台灣人口的快速老化,將與禮記大學篇所述「生財有大道:生之者眾,食之者寡,為之者疾,用之者舒,則財恆足矣」背道相馳;用比較通俗的話說,就是不但沒有「人口紅利」,反倒是人力赤字,從而成為經濟成長的限制因素。

台灣的老化問題,除了人口結構,也表現在社會的食安問題。生理老化的基本現象,是行動遲緩、反應遲鈍、無力妥善自處。若把社會擬人化來看,社會的老化,也大致呈現這些現象。當一個人生理老化時,常常食不下嚥、消化不良;而一個社會運作老化時,食安問題層出不窮,台灣在這兩年間出現3個重大食安事件,就是一個社會老化、無法正常運作的現象。以最近發生的餿水油事件而言,中下游廠商對於上游的原材料,由於沒有「細嚼慢嚥」,以致無法分辨,甚至「囫圇吞棗」,根本不注意來源品質。更嚴重的是「飲鴆止渴」,為了小利,明知有問題還照用不誤。也正如同生理老化一般,重點不在年齡,而在於平時的保養;食安問題顯示源頭管理的規劃與落實都做得不夠,而使台灣食安的社會年齡加速老化。

台灣社會的老化問題,除了在人口結構、食品安全方面快速惡化之外,在社會治安上也出現相同的嚴重問題。我們從前最為自豪的是社會治安良好,三更半夜在路上獨行、三兩好友到餐廳大宴小酌,心裡都不會有行動的掛慮,更不用擔心有生命的威脅。儘管大家也都知道當時社會有幫派,但是幫派份子即使說不上盜亦有道,民間卻有「混混怕老大、老大怕警察、警察怕長官、長官怕民代、民代怕記者、記者怕混混」的戲稱,亦即存有完整的社會生態循環,穩定運作。各個幫派有各自的地盤,向商家收保護費,商家把圍事費用當作向幫派繳納的特別捐,故自嘲不開店的人只繳稅給政府,開店多繳一個稅,小攤販們甚至自認逃稅有理,因為部分已繳給另一群人了。這雖然不是健康的現象,但卻是一個還算有秩序的狀況,至少幫派份子聽到「警察來了」就鳥獸散,而不是把警察拖出去圍毆,甚至圍毆致死。顯然台灣社會治安也已有老化問題,不像「年輕」時那樣亂中有序,而顯得脫序失控。

社會治安的「老年病」顯然也不是年齡問題,而是社會的生理機能衰敗所致。從前「混混怕老大、老大怕警察、警察怕長官、長官怕民代、民代怕記者、記者怕混混」的時代,雖然也曾發生幫派火併的脫序現象、雖然也有警察向商家收保護費的傳聞,但幫派火併是偶發狀況,警察收保護費是輕微且暗中作為,就像年輕人打噴嚏、發高燒,稍加處理就穩住了。然而,社會治安老化的結果,黑道角頭出殯需要警方大批人力去維安,槍械管制「落漆」導致黑道火力強過警方,聽到「警察來了」幫派份子不但不潰散,甚至擺出「誰怕誰」的架勢。更嚴重的是警紀鬆弛,部分員警與幫派份子之間關係曖昧,傳言中甚至有向黑道或幫派份子經營的店家收取「規費」風聞,讓人覺得社會治安彷彿罹患老人失智症。個人罹患老人失智症令人同情,社會治安罹患老人失智症則令人痛心。

雖然如此,台灣社會幸好還有部分層面沒有發生老化的現象。至少雙北捷運網讓雙北交通不但延緩老化,甚至還「返老還童」:捷運使大眾運輸使用率顯著提升,不但節能省碳,更節省交通時間,使民眾「賺到」更多可支配時間;部分捷運出入口附近形成新商圈,為雙北地區增添都市新貌,使都市更年輕化。此外,高鐵通車則使台灣西半部成為「一日生活圈」,南來北往的商務、公務,已不是「朝發夕至」,而是「當日往返」,大幅提高個人生產力,彷彿變年輕了。綿密的交通網加上全島運籌的改善精進,也促成「24小時內島內送達、6小時內北市送到」的快速物流蓬勃發展,網購宅配並成為台灣商業年輕化的代表。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台灣社會在人口結構、食品安全、社會治安的快速老化,雖有大環境因素,但更多是源於人謀不臧。相對地,捷運、高鐵及運籌規劃,使台灣都會及交通年輕化、網購宅配效率化,凡此顯示事在人為。廟堂諸公們「爾俸爾祿,民脂民膏」,請劍及履及用行動幫台灣回春吧!千萬別讓台灣變成另一個「底特律市」。

#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