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禮強╱特稿

倪安東深夜自白影片,告訴大家他2010年已結婚。那年他24歲,出了第1張專輯《第一課》,記者會上被問「人生的第一課(初夜)」,說是和19歲大學時代的女友,此後在愛情的課堂上空白,結果隔年他就偷偷成為人父。

這些年,他有女友、已婚、有小孩的爆料不斷,始終堅持否認。藝人嘛,為了剛起步的事業,顧及市場和粉絲感受,隱瞞私生活無可厚非,但「不說」與「說謊」之間仍有差距,倪安東最接近可以完美落地的台階,是去年10月第3張專輯《Friends》的記者會。

當時吳尊為了打書,坦承已婚生女,記者拿同樣的問題問倪安東,或認真、或玩笑再三跟他確認「不會將來跟吳尊一樣吧」,他仍抵死不認已婚身分,只認有女友,「以結婚為前提」交往,其實這樣的答案,在同年2月他宣傳電影《天后之戰》時已講過,唱片線記者在8個月後以為「認女友」如獲至寶,其實是被糊弄。

他在自白中說了3次「因為愛」,對老婆、女兒、支持者的好多愛,如今回想,這4年和他的採訪對談,充滿「愛的謊言」,差點讓我對「愛的真諦」產生疑惑。

從吳尊到倪安東,該說華研唱片運氣好,總是中到旗下藝人瞞婚生子(女)、先騙再說的籤王?還是公司的觀念太保守,仍活在明星不能談戀愛、結婚、生小孩的年代?所以Popu Lady大元和房祖名就只是「朋友」、寶兒和郭品超關島牽手也「不代表甚麼」,每次訪問總是沒有溫度的交流,冷感到爆炸。

我相信倪安東有他的難言之隱,也相信如他在影片中所說的「沒有惡意」,更恭喜他日後可以帶妻小在公園玩耍曬太陽;但身為男人,他也得為過去的不誠實,受得起社會觀感的短期陣痛。

#倪安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