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院新會期從9月開議以來,除了對內閣的施政總質詢是重頭戲之外,另外一個重點,自然是對下年度中央政府總預算案的審議。多年相沿,立法院每年下半年的會期,通常就被稱為「預算會期」。然而因為總預算案量體龐大,不只包括總統府、五院及下屬部會等中央級行政機關的年度預算;同時也包括中央機關附屬營利與非營利事業單位等的年度預算,統統都要經過立法院的審議通過三讀,各相關部會或機關才能動支預算。但在立法院「預算會期」短短3個多月的集會期內,根本無法如期完成審查立法工作。因此,多年相沿的成規,就只能在下半年的「預算會期」內完成行政機關的預算審查,至於包括營利與非營利的附屬機關預算,只好順延到隔年上半年的會期,才有時間進行相關預算的審議工作。這也就意謂著,當包括國營事業在內的附屬機關之年度預算,即使能夠順利於上半年的立院會期完成三讀,但這已是年度過半之後的事了。

儘管立法院對年度預算的審查能力,只能把中央政府的年度總預算案,切割成行政機關與附屬機關兩大塊,分別於當年下半年的所謂「預算會期」與隔年上半年的所謂「法案會期」進行審議立法。但負責統籌編製年度中央總預算案的行政院卻不敢怠慢,每年都在立院「預算會期」開議前,就把全套的中央政府總預算案送達立法院,以免被立委大人批評是不依法行政及不尊重國會。準此,104年度的中央政府總預算案,事實上早在9月初就已送到朝野立委的手上,但是行政院送預算案不敢怠慢,進了國會之後,儘管「預算法」明文規定總預算案應於會計年度開始前1個月由立法院議決,好讓總統可以依法於會計年度開始前半個月公布。可是從行憲以來,立法院卻從來不曾依法定期限如期繳卷。通常是要拖到1月中旬的延會期間,才能匆匆完成行政機關部份的審議。至於附屬機關部分,相沿成習的只能拖到年中才能走出立法院。這儘管有違法稽延時程之實,但大家也只好默認而並未追究。

不過這種多年相沿的預算審議立法進度違法稽延的樣態,近年來在立法院卻有變本加厲之勢。先是原本可以在上半年完成的附屬事業預算審查,往往延到下半年才出得了立院大門,因而被譏為是「把預算當決算審」。而在本周二立院院會聽取審計部的決算報告時,才發現都已經是103年10月了,不只103年度的附屬單位預算尚未完成立法,甚至連102年度的國營事業單位預算竟然也還躺在立法院。而更不可思議的是,雖然102年度的國營事業預算還未完成立法,但審計部還是照樣可以提出有關102年度國營事業年度預算執行的審計報告。

檢視從行政院編製年度預算到立法院的審查授權,以至審計部的事後審計報告,這整個環節的制度設計,原意在落實立法院應替全體納稅人看緊荷包,監督防範公權力機關濫權或浪費公帑,事後並需由審計部提出報告,以確認預算經費是否確實用在刀口上。然而,預算、審計制度再完美,即使行政院依時限送審,立法院卻顯然不把預算審議制度當回事。姑不論審議過程是否切實為納稅義務人看緊荷包,還是惡化為加入「肉桶分肥」;單是看立院無視自己通過的預算法,不依時限完成預算審查,其行徑不止是怠忽職守,根本就是帶頭違法。於今則更惡化到不只是「把預算當決算審」,而竟是連審計部的決算報告都已出來了,早該通過的預算案卻還躺在立法院。

綜而言之,從立院在預算案審查的表現來看,不只是本身怠忽職守、帶頭違法,同時更是嚴重破壞預算審查制度,讓被稽延的國營事業面臨經營困擾。以一般工商企業而言,豈有年度都已過完,營運預算卻還未定案的道理。而立院的怠惰失職,從另一角度視之,也等於是立法預算審查職權的自我閹割。如此的違法亂制,套用賴士葆委員的感慨之言,「立法院廢掉算了。」

#立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