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鐘49-專業邊緣人施名帥靠叛逆找自由

 施名帥在演技上下了不少功夫,現已成戲劇指導。(粘耿豪攝)

 施名帥在《自由人》中扮演更生犯人,在重獲自由後面臨嚴苛挑戰。

施名帥以《自由人》入圍金鐘迷你劇集男主角獎,他在劇中夾在「自由」、「更生」和人性暴力權勢的複雜結構中,展現出令人喘不過氣的精練演技。真實生活中,他也經歷過太多生命抉擇,「直到現在,我還在學習真正的自由。」

看《薪火》激發戲胞

他6歲時父母離婚,「我從小覺得自己沒有家」,他跟著外公、外婆生活,但外公、外婆因欠債賣掉房子,他國中時流落在各地親戚家中,「我當時很叛逆,每天都離家出走,再被找到。」每晚睡在撞球場、甚至露宿街頭,「我每次用公共電話打給媽媽,都很快速的說『我很好』!然後掛掉,不讓她有說話的機會。」

不過,他很幸運,因為他當時的朋友都被關過,陰錯陽差下,他念了華岡藝校,卻因打架鬧事被退學,直到他看到林懷民舞作《薪火》時爆淚,才了解自己對表演的熱情。最後進入北藝,從高中到大學,一念就是10年。「我慢慢了解『自由』不同的定義,我因為叛逆,想讓大家覺得『痞子』也能念書,最後真正受動力牽引,愛上演戲的癮!」

為扮好爸爸想成家

在北藝時期,他極力想要創作自由;踏入演員這條路,儘管他入圍無數,是影展常客,但在商業大片中卻少演主流角色,被定位為專業「邊緣人」。32歲的他現今已是演員眼中的「施老師」,並簽入華聯娛樂經紀公司,擔任戲劇指導,找到一席之地。

他一直思索著如何成為真正的「自由人」,放下狂放叛逆,努力爭取機會,「我現在慢慢了解,市場不只是『亞維儂藝術節』,我不只是個『邊緣人』,也是個喜劇演員!我慢慢學會,拍片時,演員、導演並非孤高的群體,所有工作人員都是拍片的一分子,我們在一起創作些什麼!」

他目前有位交往3年的女友,「我想要成家!成家後,我才能演好爸爸。」滿腦子想著演戲的他,懷抱著藝術家的野心、對商業的妥協,繼續爭取屬於他的自由與叛逆。

(中國時報)


推薦閱讀

發表意見
留言規則
中時電子報對留言系統使用者發布的文字、圖片或檔案保有片面修改或移除的權利。當使用者使用本網站留言服務時,表示已詳細閱讀並完全了解,且同意配合下述規定:
  • 請勿重覆刊登一樣的文章,或大意內容相同、類似的文章
  • 請不要刊登與主題無相關之內容
  • 發言涉及攻擊、侮辱、影射或其他有違社會善良風俗、社會正義、國家安全、政府法令之內容,本網站將會直接移除
  • 請勿以發文、回文等方式,進行商業廣告、騷擾網友等行為,或是為特定網站、blog宣傳,一經發現,將會限制您的發言權限或者封鎖帳號
  • 為避免留言系統變成發洩區和口水版,請勿轉貼新聞性文章、報導或相關連結
  • 請勿提供軟體註冊碼等違反智慧財產權之資訊
  • 禁止發表涉及他人隱私、含有個人對公眾人物之私評,且未經證實、未註明消息來源的網路八卦、不實謠言等
  • 請確認發表或回覆的內容(圖片)未侵害到他人的著作權、商標、專利等權利;若因發表或回覆內容而產生的版權法律責任將由使用者自行承擔,不代表中時電子報的立場,請遵守相關法律規範
違反上述規定者,中時電子報有權刪除留言,或者直接封鎖帳號!請使用者在發言前,務必先閱讀留言板規則,謝謝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