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次巢運是25年前「無殼蝸牛」運動的翻版,其五大訴求,有些方向是對,但緩不濟急,有些可能是不對的,是讓政府或財團名正言順逃避責任。

停建合宜住宅 因噎廢食

首先談居住人權入憲與終結強拆迫遷,這個訴求的前半段要入憲,以目前朝野不信任氣氛,根本不可行,因此不如學韓國訂定「住宅所有上限法」來根本杜絕炒房;強拆迫遷是政府推動公共建設的不得以手段,如果終結強拆迫遷,恐怕許多建設要停擺;強拆迫遷糾紛來自補償不公,被徵收民眾無法用補償金在原地購屋,因此應主張政府要推動拆屋還屋,讓人民不會覺得自已被「公益」剝削。

改善房產稅制與杜絕投機炒作,這項訴求是政府有在回應的項目,但房地合一的稅改,個人不認同,如果房地產價格能實價掌握,扣除房屋建造價,就能掌握真實地價,因此只要將目前平均地權條例第40條及土地稅法第33條20%、30%、40%之稅率調整回40%、50%、60%,甚至到80%,就能做到憲法的「漲價歸公」,同時修法比立新法簡單。

檢討公地法令與停建合宜住宅,公有土地除非有特殊目的不宜再用地上權方式招商,地上權的權利金與公有土地的標售價,並無差別,都是財團建商與房仲業炒作題材,因此除了保留一些公有土地做為未來公益需求外,可分年釋出交由地方政府蓋能由政府買回的合宜住宅;而訴求停建合宜住宅,是因噎廢食的做法,不能因一個葉世文的貪贓枉法,把政府蓋合宜住宅放棄掉,政府不供應住宅讓人民購屋,未來住宅市場的叫價權,就如同現在掌握在財團建商手上,預售屋從1坪100萬到目前400萬不就是一個不爭的事實,多釋出公有土地來增加合宜住宅,是政府增加住宅供應的最簡單方法。

住宅政策需跨部會整合

廣建社宅5%及成立住宅法人這項訴求與第三項訴求內容有些競合,釋出的公地當然有一部分可提供做為社會住宅或廉租房,而成立住宅法人個人覺得無此必要且緩不濟急,目前先進國家的公有住宅或賣或租,都是運用公私合夥關係(PPPs)來運作,目前政府是朝此方向在努力,但在招標作業偏大型化,易傾向財團,目前的弊案就是證明,只要在招標多做管控及小型化,是可找到負責任的建商來興建合宜住宅或社會住宅。

擴大租屋市場與制定租賃專法的訴求,與目前推動房屋持有稅率差別有矛盾存在,願意提供住宅出租是否能比照自用住宅課房屋稅或其他租稅誘因,沒有這些誘因恐怕不易達成,內政部的租屋平台成效不彰就是證明;讓房屋所有人能合理的拒絕「壞房客」,或讓房客不會讓房東欺凌來制定租賃專法是有必要,但立專法曠日廢時,能不能由地方政府從中央相關法律找到授權立法,來制定相關辦法。

說實在話,五大訴求並無法呈現目前住宅問題全貌,3年前馬總統看到住宅問題的嚴重性,也提出住宅五法,但並未持續努力關注住宅問題而提出更完整的住宅政策,住宅政策是跨部會整合工作,各部會零星單打獨鬥是遏止不了炒房炒地,盼望巢運之後政府會提出完整的住宅政策,讓人民能真正「安居」。(作者為國立屏東大學副教授)

#巢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