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語說,怕熱就不要進廚房。而在台灣,要當法務部長,就要面對死刑,法官亦然。

法務部長羅瑩雪說,她個人身為佛教徒,理想上希望長期可達到廢死,但不能勉強多數民意屈從少數。的確,台灣民意超過7成支持死刑,贊成廢死的只有2成,在這種社會氣氛下,任何人同意出任法務部長這個職務時,就要有將來必須親手批准死刑執行令的心理準備。

這其實不是每個人都做得到的,因為,對殘忍犯罪行為義憤填膺、想要凶手遭到制裁是一回事,經由自己的手結束一條人命,在感受上卻是另一回事。

前法務部長王清峰最後就是因為廢死理念而選擇去職,有些法官則是不願下手奪命,不是盡量改判無期徒刑,就是發回更審,以致於許多案子一拖再拖,死刑犯想求死亦不得。

死刑其實是整個社會的課題,大部分人仍希望看到善有善報惡有惡報,重大凶殘的殺人案,例如嗆殺1、2人不會判死的割喉魔,不但犯行令人髮指,也衝擊了民眾對生活的安全感,這樣的行為如果沒有受到嚴懲,反而得到從此吃國家免錢飯的獎勵,許多人是無法接受的。

但一、二審法官都以凶手精神耗弱為由判凶手無期徒刑,引發民眾對廢死之主張更為反感。事實上,死刑在人民心中,形同對付惡人的終極武器,姑不論對維護治安的效果究竟有多大,至少讓民眾覺得有一道有力的保護。

如果司法不能替民眾實現正義的想像,恐怕將折損自己的公信力。

#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