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諾貝爾獎委員會曾對哪個獎心生悔意而想收回的話,可能就是2009年10月9日宣布頒給美國總統歐巴馬的和平獎了。

消息宣布時,全世界大概集體楞了至少3秒,然後用各種語言問:「嗄?」「為什麼?」當時歐巴馬就任總統還不到9個月,就成為第3位榮獲諾貝爾和平獎的美國總統,和先前的得主或其他角逐者相比,在具體建樹上相遜甚遠,一句話,何德何能?

連歐巴馬自己也很錯愕,坦承對諾貝爾委員會所做的決定「既感驚訝,也深覺惶恐。」「我不覺得我能夠與那些帶來變革而獲得這份榮耀的人物為伍。我將把這個獎視為一項行動的召喚。這也對世界各國發出的召喚,要大家共同面對21世紀的挑戰。」後來他還把獎金全部捐出。

挪威諾貝爾委員會作此決定的原因,是為了表彰歐巴馬在「強化國際外交與各國人民合作所做的傑出努力」,特別重視他為世界帶來「未來會更美好的希望」,以及致力裁減核武。

的確,歐巴馬上任後一改小布希的耀武興兵,致力化解國際衝突,力圖改善與伊斯蘭國家的關係,重啟中東和平進程外,還倡議建構一個無核武的世界,並且獲得俄羅斯正面回應,美俄2010年簽署了戰略武器裁減條約。

不過好景不常,美意與理想在政治現實中往往難以持久。歐巴馬雖然從伊拉克和阿富汗撤軍,和俄國依協議逐步削減核武,但隨著茉莉花革命沖垮北非及中東長期獨裁政權,伊斯蘭基本教義好戰力量崛起,包括伊斯蘭國(IS)在內的恐怖主義威脅比過去更加嚴峻。

原本力謀和平的歐巴馬,至今已經在阿富汗、巴基斯坦、葉門、索馬利亞、伊拉克、敘利亞、利比亞等多國採取軍事行動,更向IS宣戰大舉空襲。而俄羅斯介入烏克蘭政局,歐美因而對俄國祭出冷戰以來最嚴厲的制裁,往昔的和解氣氛也陷入冰點。美國國務院最新報告指俄國核武已首度超越美國,顯然普丁的善意不可靠。

和平不是單方面靠理想就能獲致的,看看如今北韓的情況,當初給實現兩韓高峰會的金大中諾貝爾和平獎彷彿船過水無痕。對世界和平的貢獻,還是需要時間的沉澱與驗證。

#歐巴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