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9月16日,世界核能運轉組織年度大會上,英國外務部代表大衛金爵士說:「若世界繼續沿用上世紀的發電方式的話,全世界中產階層用電的需求量,將在本世紀內耗盡地球上所有的火力資源。」又說:「英國為海島國家,不像個別國家如南非,擁有充裕的陽光和廣闊的沙漠,可大力發展太陽能。更為了因應暖化導致海面上漲和頻繁洪水,以2050年為例,英國總發電量中的半數需選用核能,亦即,約需50部大型的核電機組。」

台灣也是海島國家,比起英國,既缺邦交,更因幾乎全仰賴外國供應能源,亟需考慮核能這種「準自產能源」。

今年1月28日,倫敦《金融時報》報導,德國財政部長蕭博勒(Schauble)在歐盟財長會議上自我解嘲:「德國致力發展綠色能源,兩年來做得『太好』了,以致於中期將因負擔不起昂貴的電費,與頻繁的跳電風險(2011年發生3分鐘以上的停電超過20萬次),直接衝擊就業市場與經濟」。

2012年2月24日,德國《明鏡週刊》報導:「如此不負責任的能源政策,已嚴重威脅杜塞道夫與柏林的5000個就業機會」。

德國在今年第2季以來,已出現經濟異常萎縮現象,難怪蕭博勒直言不諱:「德國必須重新檢討以再生能源為主的能源政策。」該報並特別指出,2011年福島事件後,8部被迫停止運轉的核電機組,核燃料並未被移出,也沒正式除役,其資產仍列在財務報表中,其中一部的停工令,甚至還被高等法院裁定非法。再再隱含了「核電」重返德國的可能。

2011年,德國總理梅克爾夫人拍板德國逐漸減核政策,並計畫於2022年全面無核,身為量子物理博士的她,秉持著德國科技卓越,傾全國之力,發展綠色能源,當綠能世紀來臨時,定可獨霸全球。

不意短短幾年下來,再生能源的發電比例雖增加,但付出的代價卻遠高於預期,尤其燃煤的發電量不降反升(從44%上升到52%),以遞補再生能源的間歇供電特性,若執意再取代現有的9部核電機組(約占總發電量的14%),勢必還得再增加燃煤的發電量,加劇全球氣候的變遷。所以,梅克爾夫人自今年初授意其財政部長放話後,再無一字澄清或重申「非核」,核能復甦的跡象,隱然成形。

全球競爭力不如英、德的我們,是否也該審慎檢討自己的核能政策?

(濮勵志現職聯合國國際原子能總署顧問、梁正宏現職清大核子工程與科學研究所特聘教授)

#經濟